佐久間花明

佐久間花明
Sakuma Hanakiraa

花明 / hana 稱呼隨意

維勇末期。
奧尤ATM。

活在教練的股間和總裁的防風鏡上。

LOF轉載請務必告知我,請不要讓我一直提醒><
其餘網站不開放,嚴禁商業利用

【維勇】我的專屬情人 01

The only star belongs to my love.

偶像藝能PARO,維克托(27)x勇利(23),除了會溜冰之外都是捏造的。

選手們都在事務所裡!天菜集中營!

論把結婚這件事放進來的慧根←

手速比不上女神們車速比不上官方所以就my pace,雜記聊一點第七話

 

01★費加洛之亂

 

Maybe I'm afraid I'm not as tender guy as you think

恐怕我並不如你所想是個溫柔的男人 

Looking your eyes, and I say, "I l ove  you" with fake smile

看著你的眼睛 帶著虛假的笑容說出“我愛你” 

I don't know what to do

我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Please tell me what should I do

請告訴我應該怎麼辦吧 

Just feel so sad inside, but I kiss you

我只是從心底裡湧出悲傷 可我還是吻了你

Kiss you...

吻了你…

 

「勝生勇利,奧川藝能事務所第一期全方位藝人,所發行的第七張單曲《About Me》現正好評發售中!即日起至聖誕節前預約截止,憑內附生寫真序號抽出《Christmas with Yuri!聖誕情人特別企劃!》幸運兒一名……」

 

他漸漸學會了喝BOSS牌的黑咖啡,自從成了眾所矚目的新一代巨星之後,所有的生活習慣彷彿同時昇華成另一個層次了。從自動販賣機裡滾出來的那一瓶溫熱,可算是不平凡中一種簡單的小幸福吧。

東京的電視牆也有這樣被自己佔據的一天,在兩個月前誰也不敢相信,窮途末路的他會一夕之間翻身。

——一切都是託維克托的福。

 

維克托.尼基福洛夫,花式滑冰項目連續五年世界第一,東亞王牌,來自冰天雪地的北國俄羅斯。目前仍作為選手在世界各地活躍著,但同時在上週也宣佈進軍演藝圈,亟有可能成為繼克里斯提蒂之後第二位選手型藝人。

臉書上的預告照片一如既往地神秘兮兮,將經紀公司的名字打上了馬賽克。勇利總是把那帳號設為優先關注,看到這消息時那份巨大的空虛感及惆悵幾乎沒有任何憐憫地襲擊著他。

 

維克托在花式滑冰賽事上的表現總是令人嘖嘖稱奇,以他為主題概念設計的周邊商品價格水漲船高,每每都以瀟灑無瑕的後內點冰四周跳震撼著世界的視野、被譽為墜落冰面的璀璨之星。

 

這樣的男人要出道了,一但這成為事實,不只運動界的選手,整個銀河系、全宇宙都會把目光投到他身上去的。

 

但有誰會知道,抑或是去在意,這個從七年前就視維克托為信仰的勝生勇利呢?他一路在日本默默相伴維克托從青少年組進入成人組的歲月,房間的壁紙就是維克托得獎的各家剪報、手機鎖屏、電腦桌布,甚至他還留著奧運宣傳特輯裡維克托的訪談錄影帶。

 

況且現在他並不清楚要拿什麼態度去面對未來必須在同個舞台上的維克托,那個在意料之外給他帶來盛大名聲的貴人,也是他在人生低谷中牽著他再度振作的天使。

 

本來這個機會應該來得更早。

 

「很好很好!優子和勇利都進入了決賽了!好好表現!」

 

不過兩年前的冬天,現在憶起卻恍如隔世那麼遙遠。

因為不敢再想,因為不能再想。

 

他以為他會跟維克托找到相同的歸宿,夢中、臆想中,多少回。

那種感覺就像在還沒突破氣層之前就失去重力。

那種折磨就像沼水反覆淹沒呼吸那樣窒息。

如果他生來注定要在地面上匍匐,為何還要給他那麼豐厚的羽翼?他無語問天。

 

優子妳的哭臉可真不好看,探尋到病房的第一口空氣時,勇利揉著她的臉頰說。

那個冬季,陪著勝生勇利的只有一面蒼白的天花板,和經常讓他從夜裡驚醒的車禍後遺症。

後來他選擇接受了不能再從事職業訓練的這個事實,或許吧,上天正要懲罰他的自大與狂妄,他怎麼能奢侈地想望去到維克托的身邊呢?

 

——但他放不下,維克托就像磁石一般,仍舊吸引著自己這塊殘破不堪的金屬。

 

緊要關頭,維克托又救了他一命。

 

「勇利,」美奈子有天下午把他找來辦公室裡,「如果你還是這樣的積極度,我會考慮取消你往後所有的通告和廣告邀約,連聲優和演員的工作我都會推辭。」

他的老師、他的第二個母親,面色艱苦地把這些字句吐到嘴邊。

合情合理。

他本來就不想當什麼明星,身材雖好也不是上等,聲音清新卻稱不上勾人動聽,還有表現力,除非身在冰場上,否則也談不上出色。

論親和力他不如披集。

論療癒度他不如光虹。

論色氣性感他不如克里斯。

論勝生勇利,便是一無是處。

 

「奧川事務所的第一期全方位藝人培育計劃將會宣告結束。」

 

二十三歲的他即將再度失業,為了他這個無能之人建造的碉堡也走到灰飛煙滅的地步。

 

「唐津的滑冰藝術節,你想不想參加?」

作為藝能研究生在東京打滾已有三年,家鄉的名字已然是一個疏離的音節,像塵封的音樂盒,連旋律都要生鏽。

 

他的決策意味著一件事。

他要回到西郡家的冰堡去。

他要回到希望還沒破碎的搖籃裡去。

 

「我要參加,而且、」

「——而且我知道我要表演什麼了。」

 

在得到醫生許可的情況之下,勝生勇利打包行囊回到老家,他打開存在自己手機裡已經好幾年的視頻,如同初學的童蒙一樣,一步一步模仿著影片裡的肢體動作,跨出那久違的一步。

 

好舒服。

一點也不痛不是嗎?

這才是人生!

 

『各位觀眾!勝生勇利的重生、降臨了!』

『這是、這是維克托選手的——!』

『離れずにそばにいて!儘管不全然完美,但他嘗試了維克托選手的王牌動作!』

 

在無人不知的王座上效仿無人不知的王。荒謬卻自由的令人開懷大笑。

 

很久以前醫生曾經問他,放棄職業選手之後想走什麼樣的路。

那個時候他什麼也答不上來,人就是這樣的動物,被單一的目標豢養,最終自己遺棄了夢想,過上流配邊疆的慘淡未來。

 

現在的他昂首闊步走回自己的領地,如果不能追尋維克托,那他就成為維克托。

我要用身體歌頌他。

讓你們看到他的純粹。

否定我吧、斥責我吧、憎恨我吧。

我跨越了好幾光年的寂寞旅途而愛上了這個人,給我看好了。

 

還好全日本及早伸手挽回了這顆明珠,新發行的單曲創下了他個人至今為止最好的業績,各大體育品牌代理商的邀約如雪片飛進奧川事務所裡,本來空白的“Yuri”行程表瞬間被劃上好幾個重要日期。披集和光虹都笑他事業做大了要單飛了,勇利也只是心慌的應了句沒那回事。

 

他還沒從那天早上翻了早報後的震驚抽離出來,甚至現在回想起來仍舊心悸,就算在地區賽贏了冠軍也沒這麼大版面的報導過勝生勇利這個人,再開電腦一看,那集轉播已經被貼上網路瘋狂轉載。

他怎麼就沒想過維克托也會哪天心血來潮就點開這個與自己名字挂上鉤的影片呢?

那隻影片評價兩極,他是使人期待的明日之星,也是抄襲維克托的模仿犯,like和dislike的槓桿在螢幕上來回搖擺。

 

「勇利,車子在樓下了,動作快點。」美奈子傳了語音訊息給勇利,用著跟平常無異的命令式語氣,卻藏不住隱約的激動。

「我知道了,伴手禮我一起拿?」勇利穿好風衣,伸手把那盒豬排口味的蛋捲揣進懷裡。

「當然啦,別讓人家等!」

 

要不是口罩就放在桌上,勇利揉了揉自己的太陽穴心想他一定會忘記,畢竟,它可還沒習慣成為一個明星呢。

 

「美奈子老師心情很好?」美奈子少見地邊轉方向盤邊哼著快歌,「我們到底要見什麼人?而且現在是半夜耶,接機?」

「為了不讓接機的人潮擠得水泄不通,這可是最好的時段了,」語畢,他的芭蕾教師又啦啦啦的哼起調子來,「奧川事務所的新人,想讓你第一個看到。」

 

新人?

誰這麼大牌下機了還要事務所社長和前輩親自接機啊?

 

 

「Wow!嘿馬卡欽你別衝上去黏著人家啊!」

 

勝生勇利站在俄羅斯航空貴賓室的門口,望著六千公里外的星星帶著神聖的光彩進入自己的眼界。

這時候要做什麼?!

許願?!

「我希望這一切不是夢不是夢不是夢.........!」

 

「有勞了,奧川小姐,勝生前輩。」

「哇維克托————歡迎來日本,來來來,這是勇利挑的伴手禮喔,豬排口味的蛋捲!」

 

別說了別說了別說了呀............

 

「那個,勝生前輩,你哪裡不舒服嗎?」

 

太近了.........男神你離我太近了.........,好難呼吸好難活著.......

 

阿爾卑斯山上的少年追不上風箏,風箏卻落在山頭的蘋果樹上。

那條透明的線落到了少年的手裡。

 

「為什麼......」

「前輩?」

「維克托你、和奧、奧川事務所簽約了?為什麼.......?」

 

那條透明的線纏住了少年的指節,傾訴它的翱翔最終要落腳在他的心口。

 

「我想和前輩結婚,所以這麼做了。」

 

開這種玩笑要我怎麼辦,維克托。

 

「不,對不起,初次見面這樣還是不太謹慎了一些。」

 

對,快否決我,快把我的心跳暫停啊。

 

「那個...勝生勇利前輩,請問你是否願意,成為我的伴侶呢?這個,聊表我的心意。」

 

勝生勇利,二十三歲,還沒習慣成為一個明星。

 

更不能習慣成為維克托.尼基福洛夫的妻子。

 

但是那個刻有Victor X Yuri的戒指,冰冰涼涼地鎖上了勇利發燙的聲帶。


TBC.




覺得自己寫的長篇基本上都很毀←不嫌棄大感謝

這個禮拜算是經歷了很多風風雨雨,二三次元都是,檢討了一下自己再聽著Yuri on ice我就這樣大爆哭了一整個晚上,因為自己的軟弱被討厭被譴責之類的早就習慣,牽連到深愛之人卻又令人那麼害怕。

要學習勇利,好好地站起來,就算沒有維克托,還是要好好地走下去(悲壯

我是花明,謝謝大家看到這裡!Mua

评论(24)
热度(88)

© 佐久間花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