佐久間花明

佐久間花明
Sakuma Hanakiraa

花明 / hana 稱呼隨意

維勇末期。
奧尤ATM。

活在教練的股間和總裁的防風鏡上。

LOF轉載請務必告知我,請不要讓我一直提醒><
其餘網站不開放,嚴禁商業利用

【維勇】我的專屬情人 02

The only star belongs to my love.

偶像藝能PARO,維克托(27)x勇利(23),除了會溜冰之外都是捏造的。

選手們都在事務所裡!天菜集中營!

給我的  @墓地 大帥哥 最喜歡我的天使了補習辛苦啦來吃宵夜!!!!

大家快告訴我聖誕節是誰的大日子!



02★哈姆雷特的選擇


「維克托,」美奈子把馬卡欽抱在懷裡,「這玩笑開大了,我只是要你給你的小粉絲一點驚喜。」

「但勝生前輩這麼喜歡我,不做點什麼實在抱歉,」維克托基本上沒什麼歉意的乾笑了幾聲,「我還想送你一樣東西,願意收下嗎?」

「願、願意。」

在說什麼。

不先拒絕剛剛那件事就還想更進一步的你在想什麼,勇利,勝生勇利,快張嘴啊。

 

「這是剛剛那對戒的鏈子,前輩覺得尷尬的話,不知道能不能掛在脖子上?」維克托手腳俐落地把那一組飾品交到勇利手上,「當然,前輩可以自己做主,你願意收著我就很開心了。」

 

「我會把它收好,比我的重視我的生命更加的、更加的珍藏著。」勇利唯唯諾諾的說,雙眼發直盯著那鑲著銀邊的外盒。

 

他是知道的,維克托只戴這牌子的首飾,不管代言過多少價值不斐的鑽戒寶石,維克托只鍾情於這純粹乾淨的銀色。

 

「剩下的閒聊到了宿舍再說,行李的托運我委托別人去做了,在車上我會把一些設施和你介紹介紹,」美奈子的手在勇利眼前擺了擺,「你還真沒點反應!勝生勇利!你還活著嗎?!」

 

「前輩,」維克托見對方因自己而成了僵直的塑像,笑聲不由得從嘴角流了出來,「要不要牽手?」

 

勇利只記得自己是被誰勾在懷裡坐上保姆車的。

至於那個人的名字及他的一切,他連思考的資格也沒有奢望。

 

「馬卡欽,坐好。」維克托安撫地揉了揉寵物的頭,時不時偷瞥一眼同樣坐在後座的勇利,扣上安全帶之後,勇利就一直盯著窗外看,但反射在車窗上的表情那麼緊繃慌亂,使維克托感到好笑又可愛。

 

想捏一捏他紅通通的臉頰,維克托邊想,口中還漫著成田機場那間炸豬排飯的香氣。

或許他和炸豬排挺有緣分的。

 

「接下來要去的是奧川的藝人宿舍,雖然你一開始就是以正規藝人的身分進來的,但是現階段空間不太夠,你還是得和別人合住一間,沒有問題吧?」

「沒有問題,我會儘快讓自己適應的,」維克托自信地點了點頭,「請照您方便的安排。」

「那可真是不錯,」美奈子獎勵似地發出首肯,「那邊那位前輩先生您的答覆又是如何呢?」

 

「什麼——————!!!」勇利覺得自己就要擺脫重力場彈出外太空,大概只有科學定理可以綁住自己了吧,「我為什麼要跟———跟尼基福洛夫先生同住一間?我有自己的房間啊?」

 

「你什麼時候意見這麼多了,下禮拜里奧君要從美國來實習,你的房間得空出來,東西我收拾的差不多了,只差牆上的東西——那些還要不要留著,隨你高興。」

 

「跟克里斯睡不是好一點嗎?」

勇利深深吸氣之後理清思緒,他開始慶幸終於可以從理性的水平面上想事情,事務所的空間分配是這樣的,工作性質越相近的會住在一起,除了切磋職場所學,甚至可以對戲練習,維克托生來氣質就比常人要耀眼奪目,作為連續劇和舞台劇演員都是極具優勢的,而事務所裡這方面的佼佼者,正是演技派選手的絕對兵器,克里斯提蒂。在冰場上、在鏡頭前盡情的揮發著誘人的費洛蒙是他的長處,如果放棄這個機會和他這種人住一起,豈不是浪費維克托的才華嗎?

 

美奈子打著方向燈給了一記突然的左轉,上了要往新宿的交流道,明顯沒有要解釋的意思,沉默持續了約莫兩分鐘,勇利掐著自己的虎口,試圖讓呼吸保持平穩,現在就如此焦躁不安,會讓對方認為自己不成熟不可靠的。就出道的資歷來說,他可是前輩呢,前輩要怎麼演來著?不就是沈著冷靜在自己後輩千鈞一髮之際閃著金光登場說交給我吧這樣嗎?

 

但是這個後輩如果是騰雲駕霧萬事神通,更是自己的信仰自己的男神,這個霸氣外漏的設定哪裡還適用呢?

 

「是這樣的,前輩,」維克托平視前方,毫無遲疑地說,「我是事務所第二期全方位藝人培育計畫的參與者,所以希望你能理解奧川小姐的決定。」

 

「那個....尼基福洛夫先生,」勇利淡淡地說,聲音裡不帶半點情緒,只是眼角不受控制的抽了一下。

「叫名字就可以了。」維克托說。

「.......維克托,你知道全方位藝能培育計畫的由來嗎?」勇利問他,「你知道在這個企劃裡面的人有誰嗎?然後至今為止做出了多少業績?演唱會、握手會、FM辦過幾場,單曲發表———」

「我不知道,」維克托的食指堵在勇利鬆軟的唇上,「但我不用知道那些,前輩和我一起就夠了,By the way,我沒打算遵守那些煩人的規則。」

「和我在一起會身敗名裂一塌塗地,前輩想這麼說嗎?想把錯誤都攬到自己身上?就連跟我在一起都覺得愧疚,wow.......」

「That’swrong.」

「我們一起成為價值連城的寵兒,聽起來不錯不是嗎?」

「.....是,」勇利錯開躺在自己唇上的手指,眼神閃過一種痛快的殺氣,「那麼,合作愉快。」

 

「請多指教。」維克托優雅地提高他的手心,在中央的柔軟上印上一個虔誠的吻。

 

 

「我在想你跑去哪裡了,維克托,別亂跑啊這裡很大。」美奈子幾乎把所有事情交給勇利一個人安妥,事出突然,光虹突然鬧著不上通告的脾氣,而且還是早就談好的固定班底,這麼一來根本無法分神處理維克托入住的事情,一股腦地把平面圖和房卡塞給進勇利的懷裡。

 

「美奈子老師!這個只有一張嗎?」勇利甩了甩卡套,只掉出一張黑色的磁卡,0051,A棟宿舍最大的邊間。

「安全起見,暫時只有一張,你們要不協調一下誰拿吧?」

「給前輩就好,我沒關係的。」維克托微笑,把即將渡到自己手心的房卡還回勇利的手中。

「那勇利你可要好好保管別掉鏈子了,我得去看看光虹那邊如何了。」

 

「勇利!」

「Victor!」

披集和克里斯提著大包小包奧川事務所的購物袋及紙箱,站在維克托和勇利的房門前。

「你們怎麼會來?」勇利趕緊抽出房卡替兩人開門,「還帶這麼多東西。」

「你的室友,是個,超級,購物狂。」披集饒富興味地說,「嘛算了,衝點業績也是好。」

「又見面了,維克托,」克里斯與他闊別久逢的老友握手,「聽到你要來我很驚訝,聽到你不是跟我住我更驚訝了。」

「哦?忌妒我的前輩了?」維克托笑問,「不過下個賽季你大概要無聊了,我不會參賽,只會看著轉播播放你輸得亂七八糟的實況。」

「你不參賽?!!Jesus,你應該要在我報名地區賽之前先告訴我啊?!」

「抱歉抱歉,時間晚了,東西放牆角那裡就好,晚安,」維克托半推半請地把披集和克里斯請出門外,「前輩,你怎麼杵在那裡不動啊?」

 

「.....維克托不參加明年的大獎賽了?認真?」

「認真,我無法一心兩用,我不想被說是囂張跋扈的新人呦?」

 

好吧,認輸,男神說一無二說三無四該怎樣就怎樣。

 

「那......我下禮拜的演出,維克托想來看嗎?Yuri On Ice、我是說,我要在涉谷的Livehouse唱歌,主題就叫Yuri On Ice。」

 

「我預約好了,前輩在東京區所有的live。」

「哈啊?!」

「不過有些店拒絕我的預約了,說什麼三個月之後的live排定還沒開放預約抽選,氣死我了。」

「三個月?!?!你預約了三個月之後的我的表演?!?!」

「不然錯過怎麼辦,我的腦子不好使可記不住那麼多事情。」

「維克——」

維克托的手機鈴聲斷然封住勇利的話語。

 

I have a story to  tell

今晚你有空嗎?

Do you hear me  tonight  It's  things  about me

我想給你講一個故事,是個關於我的故事 

I'll be waiting in  bedroom

我會在臥室等著

But anyway you  can't come  I get it, nevermind

但是我知道你來不了,不要緊我理解的

 

是About me,是我的歌。

 

「What’s up, my dear broker?」

「SHIT,你下機可以打通電話嗎你他媽是蒸發了嗎禿子。」

「噢噢噢,別生氣嘛我的經紀人先生,我人在住宿地點了,雅科夫還好嗎?」

「昏迷指數三,我看你還要不要這麼蠻幹下去。」

「幫我跟他說好好保重我會記得去祭拜他老人家的。」

 

「F**K!!你他媽給我滾回俄——」

 

嗶,粗獷的男聲還振著耳膜。

維克托乾脆地切斷電話,成大字型躺在寢室的木質地板上。

「沒、沒事吧?」

 

「老人家發脾氣能有什麼事,前輩你剛剛要跟我說什麼嗎?」語落,維克托轉過身,開始解起自己襯衫的鈕扣。

 

「沒、沒事,誒等等維克托你在幹嘛為什麼要脫衣服!!!!」

 

「前輩沒有習慣換睡衣再上床睡覺嗎?還是介意我沒洗澡?我本來打算明天早上起來再洗的。」

 

男神對不起是我心術不正,錯都在我對都在你。

 

「你想睡了嗎?那等我,我鋪被子。」勇利走向置物櫃,從上層抽出蠶絲被。

「我幫你。」維克托順手從勇利手中拎著被子,往和室的床墊上走去。

 

為什麼只有一條棉被。

為什麼只有一粒枕頭。

為什麼只有一個床墊!!!!!

美奈子老師!!!!!

 

鋪好被子之後,維克托走到牆角,打開了奧川事務所的紙箱,勇利以為他想整理一下私人物品也沒多想,打開手機看了看企劃部傳來的明日行程,還有讓他有那麼一點緊張的,生寫真抽獎的開獎結果。

 

今年聖誕節究竟要跟誰一起過呢?

 

「前輩,在看什麼?」維克托的聲音從遠處傳來。

「我在看CD預約的開獎結果,雖然只公佈號碼,但是也要關心一下,這種時候不要叫前輩了好緊張!!!」

「前輩看起來挺喜歡豬排飯的?」

「喜歡呀,超喜歡,我母親做的豬排飯超好吃喔!」勇利雙眼盯著屏幕說,手指不停按著更新。

 

這不是還緊張著嗎?

 

「那我以後就叫前輩小豬豬啦?你說好不好?」

 

「可以可以,啊啊啊怎麼不更新啊....」

「——有了有了!A0095412!是A0095412!」

 

勇利轉過頭對著維克托說,「那張生寫真還是SP版的呢,我人生第一次裸上身的照片,超級害羞的.......不知道抽到的人怎麼想......還要一起過聖誕節錄影呢......」

 

維克托在笑。

是笑我太不成熟了吧。

 

「不會的,那個人鐵定很喜歡你的,他傾心為你、動情為你、遠道而來也為你,他怎麼會認為你不好?」

 

勇利看到維克托正在親吻自己。

 

「你說是嗎,小豬豬?」

 

他正在親吻那張寫有A0094512的照片。

他正在親吻那張赤裸的勝生勇利。

 

「聖誕節,我非常、非常、非常期待。」

 

凝望著散落在維克托身側的幾十張CD盒,勇利的下腹劇烈地抽痛了一下。

TBC.



因為還要考試所以我下週更新可能就沒那麼快抱歉QQQQQ

但我還是超愛他們,就不知道官方還願意讓我活多久。

评论(9)
热度(85)

© 佐久間花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