佐久間花明

佐久間花明
Sakuma Hanakiraa

花明 / hana 稱呼隨意

維勇末期。
奧尤ATM。

活在教練的股間和總裁的防風鏡上。

LOF轉載請務必告知我,請不要讓我一直提醒><
其餘網站不開放,嚴禁商業利用

【維勇】雪孩子

雅科夫視角,可以接著昨天的謝列梅捷沃的飛機雲看,同樣是第八話衍生。

偷偷說我都會非常喜歡一部作品中的長者角色,超可愛.....。

 @墓地 勸妳出來面對宵夜喔!!!!(才幾點




陪在維恰身邊十幾年光陰,他還是第一次用那樣的眼神,像是找到了救星、或者寶藏的欣慰之情。冰上時光,他不太需要我為他提點什麼,卓犖不羈、渾然天成的鑽石光澤。

 

「雅科夫教練!請、請收我為弟子!」

 

那纖長而柔軟的幾綹髮絲披在維恰的肩上,他把頭的極低,但全身散發自信的光彩,像是未經琢磨的原石在向我揮手示好,而且還十分肯定我絕不會拒絕他的來到。

 

我輕輕敲了敲他的小腦袋,給他一朵藍色的玫瑰(*)。

 

「——創造奇蹟給這個無趣的世界吧,小鬼。」

 

維恰當然不是一個聽話的孩子,除了History Maker之外還是個Trouble Maker,但我通常就縱著他去了,真正優秀的教練干涉學生的程度想必不會太多的,維恰在滑冰方面也展現了絕對的天份,後期的編曲和動作甚至不需要我的參與,他就像王者,一手掌控自己想要的、效果拔群。

 

我第一次坐在KC區等著他的時候,他衝過來對著我的臉頰就是一親。

這孩子究竟有多三八啊。

 

「我很棒對吧!!!雅科夫教練!!!你沒有失望吧!?」

 

歡呼聲編織成贊歌,歌頌維克托.尼基福洛夫。

 

我“呿”了一聲,要他快過來我身邊坐好。

 

那怎麼可能是處女賽就能得到的成績呢。

 

「雅科夫抱我一下好不好!」話語尚未落下,他便湊過來環著我的肩膀,把頭埋在我肩窩裡咯咯笑了起來。

 

「維恰..........」

 

「這是多麼感人的一幕啊!新一代世界之星要誕生了!維克托選手非常激動的抱著自己的教練­­———雅科夫先生!」

 

這孩子居然在哭啊。

那是我這輩子最接近他的一瞬間了,直到如今我仍這麼相信。

被時代淘汰的感傷嗎?或許吧。

 

 

後來他剪去了漂亮的長髮,披上赤色的俄國戰袍為國征戰。

 

「你給我控制一點!傷好之前再讓我看到你跳四周跳我就折斷你的腿!」

 

剛替他慶祝完二十六歲生日的隔天,他凌晨五點背著我和尤里,又去了國家選手專用的訓練冰場上跳四周跳。

 

我發現自己跳不了四周跳的那年正是二十六歲。

「再一次就好、再一次、我還不能——」

那是奧運前兩個月,我摔在莫斯科的冰場上,跟隨著意識遠去的,是希望。

 

「雅科夫呦......,」維恰向我滑來,「還有人在等我啊,連四周跳都跳不起來的維克托.尼基福洛夫對你來說,算什麼呢?」

 

「你受的是強化訓練,不是死亡訓練,」我忿忿地說,想就這樣把他揍暈拖回房間關起來算了,「你以為你這副血肉之軀可以撐到什麼時候?!明年?!後年?!三十歲?!一輩子?!說話啊!!我什麼時候管過你了!!你會這樣是我害的嗎!!!」

 

血液沸騰的令我難受。

是我害的。

大概也只有奇蹟才能讓維恰回頭了。

全國賽,第一。

奧運,金牌。

大滿貫,五連霸。

 

維恰再也沒有哭過了,他的眼淚是比他的勝利還要價值連城的真心。

 

「雅科夫你告訴我,那禿子的身體到底什麼做的。」尤里啃著皮羅什基,力道之大像是坦克壓境。

 

「你還想活著就別學,然後控制一下食量,小貓咪。」我彈了彈尤里的額頭,他的表情瞬間切換成要對我比中指的那種模式。

 

我寧可你恨我也不願再失去。

因我深知你就算以命為賭注也要超過他。

 

都是這種徒弟我到底該感謝上蒼還是慨嘆宿命。

 

 

有什麼比自己的愛徒置生死于度外更糟?

他揮一揮衣袖不帶走一片雲彩說要去當什麼日本人的教練更糟。

 

有什麼比自己的愛徒揮一揮衣袖不帶走一片雲彩說要去當什麼日本人的教練更糟?

他反過來把自己的小男朋友交給你照顧一副托管媳婦給岳父的感覺最、糟!

 

那邊那隻小豬.............

你愣什麼愣?!??

你傻什麼傻啊?!?!?!

要臨表涕泣不知所云的人是我吧啊?!?!

 

「雅科夫,我把勇利的基本資訊傳到你手機,剩下的我相信你比我內行太多了,跟雅科夫比起來,我根本不是什麼教練。」我等他訂好機票,就我們兩個人在飯店大廳聊了一會兒,那隻豬被尤里帶走,想必是被飆罵了一場吧,教練二度被搶這種事尤里可不會准。

 

「你哪時候這麼喜歡我了?」我諷刺他,「這種話等你想作選手再來談。」

「我一直都很尊敬您,」維恰少有的用了敬語,「雅科夫是我唯一承認的教練,這句話我絕對沒有說謊。」

「勇利和我截然不同,我能明白你不會想接手一個從來沒接觸過的學生,但是如果沒有雅科夫替我注視著他的話,他鐵定會很不安的。」

 

「維恰。」

「是。」

「給我一個理由,一個替勝生勇利奮戰至今的理由。」

維恰笑了,跨過我們之間的圓桌走向我。

然後抱緊了我說道,是因為『          』啊。

 

「你走著瞧好了,」我目送他遠去,「我可是唯一一個看過你哭的人啊,你這小毛頭。」

 

他大概是聽到了。

他一定聽到了。

 

「早安,雅科夫教練。」勝生勇利按時到了冰場,「今天的自由滑還請您多多指教了!」

 

「呿,我能做的不多,你被尤里打的落花流水你得自己負責。」我替他把鞋帶系緊,「你放維恰走,你自己做好覺悟了沒?」

 

「報告教練,我絕對不會讓他走的,他一直都在我身邊,現在也是,比賽的時候也是,」勝生勇利用拳頭抵在自己的胸前向我保證,「他說他相信我一定會贏。」

 

「你這是感染到他的自大氣息了吧。」我擺了擺手,「上場秀幾手?」

 

「好的。」

 

Yuri On Ice啊.............維恰寫的故事........嗎。

 

「我很棒對吧!!!雅科夫教練!!!你沒有失望吧!?」

 

是這樣子啊。

 

「過來。」我下達指令,那亞洲面孔的青年臉上有點青澀、有些害怕、有些慌張。

 

「雅科夫教............誒誒誒誒誒怎麼突然———」

 

謝謝你。

 

 

「是因為『奇蹟』啊。」

 

我的雪孩子長大了。

最好的是,他的笑容及眼淚,還有感情,全找回來了啊。

 

「幹得漂亮,勝生勇利。」

 

FIN.

(*) 藍玫瑰花語:珍貴、奇蹟、稀有的。




好喜歡爺爺們喔.......希望尤里的爺爺哪天也可以來看他比賽就太好了!

雖然有很多想說的但是要先面對歷史題本了,如果可以收到什麼感想我會非常高興的。

评论(14)
热度(158)

© 佐久間花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