佐久間花明

佐久間花明
Sakuma Hanakiraa

花明 / hana 稱呼隨意

維勇末期。
奧尤ATM。

活在教練的股間和總裁的防風鏡上。

LOF轉載請務必告知我,請不要讓我一直提醒><
其餘網站不開放,嚴禁商業利用

【維勇】Silent Sweet Secret * 流星放逐

閱覽注意

∫大家的評論可以決定他們要不要在一起因為我也不知道XD(真心)

∫大獎賽後

∫多重視角

其實做好了很多準備看第九話,不過一看完彷彿那些心理建設都不曾存在似的,之前的集數都會回去看好幾遍但這次沒有勇氣(。

雖然不應該現在寫新坑但是SSS這系列會分成大概兩三篇慢慢寫(之類的)

如果我打錯字,大概就是鍵盤上的眼淚讓我手滑了。

BGM:Bii ——《轉身之後》


十二月了,聖誕節的周邊商品漸漸充斥在各大市集及百貨公司裡,街邊小販開始兜售聖誕樹的裝飾用品和總是能討孩子們喜歡的糖果聖誕襪,儘管是如此漆黑的夜幕之下,仍是燈火通明、七彩紛呈。

十二月了。

今年,還要不要送禮物給他呢?

今年,還能不能送禮物給他呢?

「勇利,要出門嗎?」

「就一下子,一下子就回來。」

「是......去海邊?」

「.........是喔。」

活得像你,我就越接近你。

鎂光燈熱辣辣地打在臉上,已經聽不清楚轉播員的聲音了,視線既朦朧又模糊。

但我還是看得見,從柔和的純白毛邊裡分辨你的輪廓。

維克托。

維克托.........。

長谷津的海面結上一層薄霜,海鷗盤旋啁啾著,勇利把圍巾向上拉到鼻尖,想起那個男人又是一陣鼻酸,明明是形單影隻,卻也要撐起笑容迎著北風。沒錯呢,今天是維克托決賽的日子啊,怎麼可以哭呢。

Yuri On Ice 劃上了一個休止符,風光退場,璀璨謝幕,但旋律戞然而止之時的悵惘與虛空,勇利花了很多時間才習慣。二十五歲了,卻還是會想起那個好久以前、好久以前就憧憬著維克托的自己,那麼耀眼奪目。

比起現在的自己而言,確實。

「答應我你會好好的。」那時候維克托作為新賽季的開端來到了日本,說什麼也要見上勇利一面,見面宣言從降落那刻就爆發出來,讓勇利不親身去一趟機場也不行。

「說什麼呢你,」當著記者的面前,維克托和勇利逢場作戲演了一場感人肺腑的師徒重逢,「我已經不需要你了,看,看到了嗎?獨當一面的勝生勇利。」

維克托的眼角抽了一下,他知道若是時光停駐,他一定會走過來親吻他的唇,或許會把他摟的緊緊的,好像一輩子還不夠長。

一輩子真的不夠長,所以他把維克托的生命原封不動的還給他,讓他繼續揮灑,無視那些悄悄在他們相處時間中發酵的情感。是啊,我們約好了,你總不會永遠是我的,現在........讓我們成熟一點,分道揚鑣吧。

談何容易?要把你給我的全部淡忘談何容易。

「不過想念豬排飯的口味的話,就來找我吧,」勇利走向他,觸碰那好像有點危險的髮際線,「比賽加油,我會一直看著。」

「能遇見你真是太好了,」維克托說,提起勇利纖長的手,在無名指之上印上一點溫暖,「勇利。」

然而他們沒有再見面,一直到今年的第一場雪飄落,勇利都只是從家裡的電視、美奈子老師的筆電、西郡三胞胎的平板上看維克托的比賽和演出,在他滑完《伴我身邊別離開我》的剎那,冰冷的屏幕就像不存在似地,盛大的情感將他席卷而入再難自拔。

「讓我們來採訪一下維克托選手再度復出的心情吧!」

「王者之風絲毫未減,反倒多了更上一層的魅力,這是為什麼呢?請說明一下!」

這下JJ是要生氣了吧,搶走了king這個名號之類的。

「重回這個熟悉之地,就像是回到了某個柔軟的懷抱之中,令我懷念。希望大家沒有對我的表現感到失望,很謝謝你們。」

「如果勝生選手、勝生先生現在在這裡的話您覺得他會作何反應呢?畢竟到了二十九歲還能滑出兩個四周跳拿到如此佳績是十分難得的呢!」

「我......、勇利......他會.....抱歉,我得去處理一點要事。」

他已經不在了,為什麼還要問我.........讓我以為.......。

「喂禿子!你別每次問到那隻豬的事情就逃避!」尤里奧恨不得狠狠踹維克托一腳,平時的表現的那樣鎮靜臨危不亂,遇到勇利的話題就那麼畏首畏尾,「你就沒有想過哪天會影響你的比賽嗎?!你這老骨頭禁得起摔嗎?!」

「尤里奧在擔心我?」維克托皮笑肉不笑的表情讓俄羅斯小貓咪打了個冷顫,「你怎麼越來越像雅科夫?」

「維恰。」說人人到,雅科夫一臉嚴肅,走到他身旁往他的腿冷不防一敲,「你傷到這裡了?」

「沒有的事,」維克托把杯中的伯爵茶飲盡,「.......剛剛那一下你看出來了?」

「廢話,你明天不用陪尤里奧練習了,我不要看到你出現在練習場。」

「.....好,就算放我一天假。」

惰於堅持、厭於反駁。

聖彼得堡突如其來的暴雪妨礙了主要幹道的交通路況,雅科夫已經早一步先載尤里去上芭蕾訓練,維克托被困在冰宮裡。

Yuri On Ice........你永遠是那麼美麗。

我好想你。

好想你。

為什麼,我們的分開那麼自然?

維克托是在冰上被發現的,凌晨時分來打掃的阿姨著實嚇了一跳,伸手搖醒他的時候,他全身發燙,眉頭皺得老緊,眼角泛淚。像是脆弱的人偶,可憐的灑落一地珍珠。

之後他生了一場大病,險些遭到雅科夫的禁賽,好在有尤里奧的爺爺悉心關照,美味可口的皮羅什基幾乎要養胖他一整圈。

大病初癒後,維克托回了一趟老家,避免麻煩,他把勇利和他生活過的記憶都留在那裡:紅場的俄羅斯對杯,馬卡欽面紙盒(當然馬卡欽本體他還是帶著的)、勇利偷偷準備還賣了關子的生日驚喜。

他問過這麼一個問題,關於勇利是怎麼知道他手腕的粗細,對方脖子一紅,支支吾吾道不出所以然,手心來回摩挲著,就像晚秋收獲的柿子一般可愛樸實。

「你睡著的時候......偷偷摸了一下。」

思及此,他翻箱倒櫃地把所有勇利比賽的映像都拿了出來,從那個模仿他的影片開始,一直到GPF大獎賽的賽後採訪。

「我要把這個獎牌送給維克托,我和他一起證明了愛的力量可以走向勝利。」

「他是我最重要的人,直到今日我都把自己全部託付給他。」

「現在.......我想維克托也有話要說......———」

他哭掉了三包衛生紙,最後累到隨便拉了一角棉被就睡了過去。

「我要回到賽場上,角逐新的勝利。」

那是他們一起討論過的決定,就他們兩個人,躺在同一張床上。如果這個話題如此血腥,至少在最後讓他平和的落幕。

「勇利.......又要出門了嗎?」

「我準備好了大家的聖誕節禮物了,爸爸和媽媽你的,真利姐、優子、大家......,和維克托的。」

「那想必是一趟遠門?」

「不會太久的,一下子,真的。」

我只要問到答案、我只要他的真心。

我只要你別說謊、我只要最後一次,再愛你一次。

俄羅斯航空果然又讓他等了,勇利藉著這個空檔拍了一張自拍傳到SNS上。

「Every Viktor has his Yuri.」他敲下鍵盤傳了出去,不帶一絲遲疑。

「禿子!!!他來了啊!!!」

俄羅斯全國花式滑冰大賽落幕第二天。

「豬排飯來找你了!!!!」尤里奧撞開他的房門,把手機遞到他面前。

他們是被放逐的流星,將再度換行到相同的軌道上。

TBC.








美少女們來我懷裡哭泣吧。

天啊我終於可以用網路發文了,謝謝那個重新把網路線拔掉再接回來的我。

评论(24)
热度(86)

© 佐久間花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