佐久間花明

佐久間花明
Sakuma Hanakiraa

花明 / hana 稱呼隨意

維勇末期。
奧尤ATM。

活在教練的股間和總裁的防風鏡上。

LOF轉載請務必告知我,請不要讓我一直提醒><
其餘網站不開放,嚴禁商業利用

【維勇】Silent Sweet Secret * 百年花開(結局/有R情節)

閱覽注意

∫大獎賽後

∫多重視角

前篇:流星放逐  寂默秘蜜

BGM:這次請換成 Yuri On ICE ,能邊聽邊看我會很感激。

想念花明的小破車了嗎?(笑)圖片我重新上傳了是清楚的請.....放心乘坐(???

慣例 @墓地  我根本是妳的暖床妻XDDDD


計程車上,勇利只覺得耳邊嗡嗡作響,胸口不斷湧上痛感,他有些慌亂的找著尤里的手,和他緊緊牽在一起,他很聽話,對方說不哭就不哭,但也是因為太害怕了,縱使眼睛漲得痠疼,那些悲傷的液體始終流不出來。

 

「這裡很大你跟著我別亂跑,」尤里說,話語裡滿是著急,「我來過.....你跟緊點才不會走丟。」

勇利點點頭,跟在尤里後頭,上了電梯,維克托的病房在五樓。

 

雅科夫就站在門口,似乎對於勇利的存在並不是很意外。「尤里,你在外頭等。」雅科夫說,「勝生勇利........你進去吧,他應該想看看你。」

 

「雅科夫........謝謝.......」

 

勇利咽了咽口水,用全身的力氣去轉動單人病房的門閂。

 

維克托就在那裡,二十九歲的他依然英俊的不可一世、依然擁有那樣脫俗的乾淨面容,睡得深沈的臉孔那麼安詳,有著不可言喻的憂鬱。

 

「對不起.......維克托........對不起........」勇利拉了一張椅子在他身邊坐下,俯下身在他耳畔低語,「你醒一醒.........拜託....求你了..........」

 

「勇利........」睜開眼的男人不帶一絲倦色,把頭上的繃帶隨意地扯開,緊緊把勇利圈在自己懷裡,「勇利啊...............我的勇利..........不要道歉........」

 

「維、維克托?」勇利的聲音無法穿透病服的布料,顯得有些悶,「你、­­———」

 

「哈啊?!你說那個死禿子沒事只是手臂擦傷?!你是這種人嗎老頭子!!放開我我要進去揍他一頓我不要上芭蕾課———」尤里的話語倒是衝破房門,衝擊著勇利的思考。

 

「我很好,只是過馬路的時候一個分神跌倒了,被剛好經過的腳踏車的鏈子給擦到了手臂,」維克托像是講故事一樣,「勇利......誒等等你別哭啊、乖孩子....不哭了好不好?」

 

「討厭.........最討厭.........維克托你都不知道......我以為你要死了......我好怕......」

好燙啊,你的淚水。維克托淺綠色的病服迅速被染上一整塊水漬,他輕輕拍著勇利的背,邊道歉邊跟他說沒事了,他最見不得勇利哭了,他的眼淚能夠觸發維克托心中最脆弱的部分,失去他的這一年,他變得越來越膽小,軟弱而無處言說。

 

「我怕你來了卻不來見我,」維克托說,稍稍把勇利鬆開了些,「這樣我真的會難過到吐血而亡的。」

 

「才沒、才沒有那麼誇張呢,」勇利還在哭鼻子,「明明沒有我你也過得好好的,比賽不就是一個最好的例子嗎?!你還是表現的那麼好,我都.....我都知道的。」

 

千回百回,我從未將視線移開。

 

「勇利,你讓開一些,」維克托把勇利推回座位上的剎那有一些空虛,「這些是我想你的證明。」

 

維克托手腳俐落地撩起褲腳,推著自己的扣子把病服褪下。

 

滿身瘀青,新傷舊傷。

 

「這些還不夠讓你明白嗎?勇利。」維克托愛憐地捧起他的臉龐,「我自己一個人站在舞台上的時候之所以不會失誤,是因為你就在我面前。」

 

「什麼.......你說什麼........」勇利扭過頭不再看維克托,「我哪裡.......」

 

「你也有過的吧,記不記得去年來俄羅斯比賽的時候,因為馬卡欽的事情我先一步回日本了,那時我和美奈子小姐一起看了比賽轉播。」維克托說,「......我看到了我自己。」

 

「你替我實現了我沒能到場的缺憾,我好像就在KC區那樣呢,你難道不是這樣的心情嗎?你難道不是想著你是全世界最愛這首曲子、最愛我的人而滑的嗎......」

 

「我誤解了嗎。」維克托的問題如此肯定到完全沒有疑惑的成分,「如果我沒有誤解的話,那麼我站在舞台上的時候,理所當然也看得見你。」

 

「我是這樣的心情在比賽的,想著沒有人比我更愛你、沒有人能從我心中把你奪走、我的眼裡沒有評審,不....誰也沒有,唯有你。」

 

我不要再隱瞞了,我的時間已經不多了...........勇利啊,哪怕是萬分之一,你可以試著讀懂我有多後悔嗎。

 

「這次不要再把我推開了好不好?」維克托起身,把病床邊的休閒服換上。

 

他真的瘦了好多,勇利捂著心口,無法組織什麼動聽的情話,就算是親眼見到這個男人,他仿佛也沒有任何發語權。

 

「吃過飯了沒有?」維克托換好了衣服,側坐在病床上撫著勇利烏黑的髮絲,「你餓不餓?」

 

 

「剛剛在尤里家吃過了,然後就接到了雅科夫教練的電話.......。」勇利敘述著下機之後的流水帳,講到同尤里那段巧遇,維克托忍不住笑了出來。

 

「你真的覺得是剛好?」維克托幾乎要笑出眼淚,「噢天啊......不會有比你可愛的人了,勇利。」

 

他可是給尤里買了兩件新款虎紋連帽外套才有這種讓金髮小貓咪為他奔走效勞的頂級待遇。

 

「我們回家吧,」維克托整理了一下領子,「你看起來很累。」

「可是我的行李已經放到民宿裡去­­——唔、唔嗯、維、」

「嗯......等等給我電話,我請人送過來。」維克托惡意地把舌頭又攪了進去,按著勇利的後腦勺,尋找著咽喉的頂點。

 

強硬到宛如積累許多未盡的情慾。

 

踏上俄羅斯不過一天,勇利就已經坐了四次計程車,最後一次他倒在維克托的肩上睡著了。

 

那想必是這一年來最安穩的一覺。

沒有恐懼、不會恐懼。

沒有失去、不會失去。

沒有遺憾、不會遺憾。

 

維克托就是我的全世界啊,這是勝生勇利闔上眼皮之前的最後一抹意識。

 

..........

 

「維克托,It’s not home, it’s castle, OK?!」

「馬卡欽、我好想你!!!哈哈很癢啊別舔了、你有沒有偷吃不該吃的東西啊?」

為了讓勇利放心,維克托特別請人把馬卡欽從尤里那邊帶回來他的老家等他們,不過他本來以為馬卡欽會在這大碉堡裡迷路,可能是聞到他或勇利的味道就飛奔到家門口了。

 

「你家真的.......好.......大.............,你該不會是什麼沙皇後代公爵大人的子嗣之類的吧?!」

 

「哈哈有可能喔,」維克托的手掃過巨大鐵門前的指紋感應器,「請進,公爵夫人,馬卡欽快跟上來。」

 

「你一個人住?」長長的廊道裡沒有半個人影,「其他人........」

 

「沒有其他人了,我的家人住在莫斯科那裡,這裡只有我和馬卡欽。」維克托說,一邊把勇利領往房間裡去,雖然屋子整體非常冠冕堂皇,但維克托的房間就像是遺世孤立的小倉庫一樣,坐落在閣樓的正下方,坪數不超過三坪,裡頭卻堆滿了獎盃和金牌一類、還有一幀幀維克托的照片。

 

正確來說,是維克托和勇利的照片。

 

溫泉旅館。

九州大賽。

中國大賽。

俄羅斯大賽。

GPF..........。

 

一張張照片為他們旅途的斷章留下了一曲曲餘韻,悸動尚存。

 

 

「以前我就在想,把自己喜歡的人的照片掛滿整個牆到底是什麼感受,」維克托笑著說,「現在我總算懂了。」

 

勇利自然知道他是在笑話哪一件事,「是什麼感受?」他問。

 

「溫暖,」維克托閉上眼重述了一次,「溫暖,但遙不可及。」

 

「維克托.............」

 

「是什麼讓你再來找我,勇利?」維克托問了一個他早有心理準備的問題。

 

「來送你生日禮物。」勇利篤定回答他,伸手就往行李裡拿出一個銀色的小盒子,「你記得這個牌子嗎?」

 

「記得。」維克托懷念地撫過盒子的外殼,「永生不忘。」

 

「誓言是可以解除的東西,就像契約一樣,」勇利說,「我那時候送你那副手鐲,是有原因的。」

 

維克托的表情此時轉為冷峻,一股突然的心疼痲痹著勇利的神經,但他繼續說著,面無懼色。

 

「忘約之鑰,」勇利念著手中那只鑰匙的名字,「那副手鐲有一個孔,只要這個鑰匙插進去,轉一下就會永遠解體。」

 

「勇利!」維克托一個情急拍掉了對方手上的盒子,「你不是要回來我身邊嗎?!不是嗎........你不是因為想念我..........」

 

「是,我太想你了,當然是。」

 

怎麼不是。

 

退役後的第一個春天,我自己一個人去賞櫻,想你。

夏天,我走在巷子裡,餵路邊的狗吃刨冰上的水果,想你。

秋天,我撿起一片橙紅的楓葉夾進你送我的詩集本裡,想你。

冬天,長谷津的北風獵獵,我想起你說的我並不軟弱,無法停止流淚,想你。

 

我愛你。

 

「維克托,放下我吧,」勇利抱著他,「不管是聖誕快樂還是生日快樂,都是最後一次了。」

 

「你知道我想要什麼嗎?如果像你說的是最後一次,」維克托把勇利按倒在床上,「我想上你,狠狠地上你。」

 

「好,」勇利用鼻尖碰了碰對方的,「上我,讓我記住你,然後離開你。」


一號車廂的旅客請儘速上車XD(偷偷換了清晰圖片)


「你真的是很煩欸。」尤里綁著自己的小辮子,「搞了半天又把原本的手鍊換掉,真的是很想揍死你。」

 

「你又不是設計師你生什麼氣啊,」維克托在後台整裝,「嫉妒了?」

 

「Shut up.」尤里給了他一根中指。

 

才不是嫉妒。

是對你們繞了一整圈才找到答案覺得.........................還不錯罷了。

 

「­­­————讓我們歡迎王者,維克托.尼基福洛夫選手!!!」

 

「等一下,那是­­­———那是­­——勝生­­——」

 

維克托你個大笨蛋我的簽證只辦到昨天啊我早上還跑了一趟大使館。

 

「勝生勇利來觀賽了!!!」

 

你們給我好好看著維克托阿真是的。

 

「豬,我以為你昨天就要回國了...........」尤里灌著冰開水,口齒不清的說。

 

「我也以為。」勇利笑著說。

 

那是一場很棒的比賽。

後內點冰四周跳,我只喜歡維克托的。

茫茫星海,我只愿凝望于你。

我們是最接近自由的人,也最接近彼此。

 

「花滑界的奇蹟再創一筆!!維克托選手最後仍有奇蹟似的兩個成功四周跳!!誰能相信他已經二十九歲了!!」

 

「這次勝生選手親臨現場,您可以發表一下感言嗎?!雖然您之前對於勝生選手的事情絕口不提,但是本次遇上本人,請描述一下您的心情!或對勝生選手說幾句話」

 

「那你們就應該留點時間給我和勇利啊,而且更正一下,他已不是選手了。」維克托笑著親吻自己的金牌,「我的心情,非常好,非常幸福。」

 

「勇利,我的回答,你聽到了嗎?」他說。

 

不再是伴我身邊不要離開。

而是.............謝謝我們曾經相遇。

 

 

勇利回國後當了溫泉旅館的繼承人兼英語補習班的老師,在他三十五歲那年,和一名同事相約終身,結了婚。

 

喜帖越洋漂到了俄羅斯。

 

「噢,尤里我覺得我真該去買一套新西裝。」維克托其實三十歲時就退役了,很光榮,但也宣佈不再公開出席任何場合。

 

「我也覺得,」尤里已經是二十七歲的成熟男子了,但是穿衣服的品味猶如當年,前衛且富有個人風格,「我們得買兩張去日本的機票。」

「三張。」維克托笑著更正他,「馬卡欽二號也要去。」

 

勇利的妻子在勇利四十五歲那年因病去世,維克托是從優子那裡間接得知的,他發了一通簡訊請他節哀。

 

還有第二通:「.......你要不要考慮跟我住?」

 

對方左思右想就是一年。

 

於是維克托生命邁入半世紀的那一天,他和勝生勇利同居了。

 

讓我們提一件只有維克托自己知道的事情。

 

他退役後只買過兩次西裝,一次參加勇利的婚禮,穿白西裝,那樣英俊挺拔。

第二次,穿黑西裝,手中有一個鑰匙、手腕上有一個鐲子。

他沒戴過婚戒,但這個手鐲也算伴他良久。

「尤里說我應該買一頂黑帽子,但我說不要,反正你那麼溫柔,才不會笑話我沒頭髮。」

 

七十五歲的維克托說,把鑰匙插入金手鐲上的孔裡,小心地轉動。

 

「我現在能不能說愛你了,勇利?」

 

手鐲成了好幾顆美麗的金子,散落在開滿紫羅蘭的小塚上。

 

「你要等我,要在那裡等我喔。」他提起黑色的大傘,哼著一首最愛的童謠,搭上生命之輪。

 

搭上生命之輪,停在名為勝生勇利的渡口。

FIN.

慣例碎碎念一下:

這篇的結局到了這裡,我自己是覺得十分圓滿的。

雖然他可能不如我以往的文章有趣好笑(當然啦我打這篇哭了整整兩包兩百抽衛生紙)

雖然星期四一定被打腫臉到不行,但我還是選擇讓他們這樣生活,這是對我來說最好的他們。

我並不覺得維克托是神,撇除好吧他花式滑冰真的很強之外他對我來說就是大男孩,而且還滿遲鈍的(不要揍我)

相反的勇利外表平凡,但內心卻有一個不會倒塌的中流砥柱。

遇見他們,遇見你們,太好了

希望你們會喜歡,我要繼續去哭了(你快準備明天的考試拜託)

喜歡的話要跟我說噢:D

一些事後小說明請點此,如果覺得我表達太差這裡有補

评论(57)
热度(102)

© 佐久間花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