佐久間花明

佐久間花明
Sakuma Hanakiraa

花明 / hana 稱呼隨意

維勇末期。
奧尤ATM。

活在教練的股間和總裁的防風鏡上。

LOF轉載請務必告知我,請不要讓我一直提醒><
其餘網站不開放,嚴禁商業利用

【維勇】紳士的品格

☆含些許的官方梗採用,但是全員大崩壞,看我深摯的眼神

☆奧尤成分雖然奧塔別克不在場而且只講了一句話(笑)

☆有粗口,跟花明式的調情廢話,不太像我平常的畫風XD

大少爺維克托 X 駐唱歌手勇利

BGM:Da-little — Pusse Cafe


不要再說我都不發糖了,來,張嘴&請大家不要帶腦看,relax



或許在賭局上,維克托.尼基福洛夫未必永遠是個勝者,那些在冰場上揮灑的勝利光芒已經有些黯淡下來了。此刻的他想著那年紀略小於自己三歲,曾經是個清新開朗,頂著五顏六色的花圈在蓊鬱的草原上奔跑的金髮男孩,心中實在不是滋味。

 

×

 

「噢,Victor,你的聲音聽起來不能再更開心了,是嗎?」吹了一記響哨,克里斯玩弄著鋼筆,在手帳上描繪一個無瑕的圓圈,就在12/24,「順帶一提,我們預定了лед,晚上九點,帶著小尤里來準時到呦。」

「你們串好的?Damn,我就在想尤里幹嘛練習到一半跟雅科夫搶手機,」話筒另一頭的人兒語氣稍稍不悅,但也僅限於無奈的程度罷了,「我真想拔斷你睫毛,」維克托冷笑後繼續說,「那麼想看我發酒瘋?」

「高興點我們的大壽星,寒窗四年難得一聚,我想走一個溫馨感人的路線呢,」而且當天還有你樂的,克里斯暗自思忖,維克托鐵定會愛上這個驚喜,「I have a surprise for you, my dear Victor.」

「Oh......so disgusting.」維克托嘆了口氣,隨性地把通話給截斷了,手機被一甩甩到床邊角落,他用寬厚的手掌覆著自己發疼的雙眼,熱氣溫暖著他這幾夜被工作追趕的疲困,和長期下來被壓榨的乾涸心靈。

 

已經是love和life都被奪去的男人了,活著還有什麼意義?打從他被關進總經理辦公室開始,不管是生理還是心理都失去了絕對的自由。他走到浴室洗漱了一番,把那惱人又束縛的想法給滌盡。

他活在一個連自己的性向都不尊重的世界裡,一句話,去他媽的家大業大,我連愛自己愛的人都沒辦法。

 

所以我捨棄了你們安排給我的,自以為最好的未來。

那可是維克托.尼基福洛夫唯一的任性,看我怎樣打翻你家一條船。

 

×

лед,尼基福洛夫企業旗下最大的連鎖酒店,以尊榮禮遇及頂尖設施為傲的首席一等飯店,今夜也閃爍著紙醉金迷的明亮燈光,男男女女身著華服,飲著紅寶石顏色的酒精,笑的開懷、笑的淫靡。

 

「Morida, please.」維克托挑了一件簡單的白西裝,配上和他髮色接近的銀灰條紋領帶,領著尤里往裡頭走,在此之前他有必要知會一下這裡的總管,曾經的尼基福洛夫宅邸老管家,森田。

 

「少爺,您別來無恙?」森田看到維克托車牌的當下就已經在頂樓廳堂待命,「真是難得。」

 

眼前溫文儒雅的長者向他欠身鞠躬,他內心瞭然薑還是老的辣,要玩他可玩不過從小看著自己長大的這一老頑童。

 

「省點虧我的功夫吧,這小毛頭第一次來這種場合,給他弄條好看點的領帶來。」維克托嫌棄地瞥了一眼尤里的豹紋領帶,光是這種睥睨的神情就把那隻金髮貓咪搞得炸毛,先送給他這個晚上的第一根中指表示幹我才不要換。

 

「尤里少爺依然十分精神,真是可喜可賀,不如讓我去把新進貨的虎頭耳釘拿來給您吧,」森田說著,給了維克托一個回擊勝利的笑,「祝....小朋友成年愉快?哈哈哈哈­———」

 

哇哦,這毛豎得可直了。

 

「那麼,這邊有請。」銀雕門把被兩側侍從拉開。

維克托的視覺一瞬間被四散的禮炮彩帶給轟炸。

「Welcome!Welcome Victor!」這麼興奮的講這話的人只能是克里斯,「Oh,讓我們等這麼久真是罪惡的男人,諸君!來鼓掌喜迎今天的男主角!」

 

噢,真想借尤里奧美麗的中指一用,維克托無奈.jpg。

 

尤里人呢?在講電話?跟誰?

 

「Tonight isJJ’s style!」JJ馬上湊了過來,整個人散發著不必要的老氣君王感,「King親臨現場是不是很感動啊?是不是啊維克托?哦那邊的小貓咪也有來啊,想脫離童貞了嗎——」

 

出口右邊直走,你走出去我會更感動,維克托悲傷.gif。

 

「什麼童貞?你人現在在哪,尤拉奇卡?」男人的嗓音有種荒蕪的冷淡,尤里的青筋一根一根浮了上來。

「不要聽那個白痴亂講啦!我在維克托的生日派對!對啦沒事都是男人!哈啊我會注意安全好嗎?!我愛你啦!」給了有些不知所云的JJ一記貓腳踹,尤里發誓再有下次他一定詛咒他沒孩子(附註:JJ上週結婚)。

 

全場非戰鬥人員,寂靜.mov。

 

「這個送給你啊維克托!」最後一位與會人員米凱萊興沖沖的捧著一個禮物盒,「我替薩拉和埃米爾送來的,強烈推薦天天使用喔!」

 

進場十分鐘終於有人記得今天開趴的目的了,維克托心中泛起一陣心酸的寬慰,維克托的指節在那玫紅的緞帶上流連幾秒,有些依戀地把它抽開,心想這大概是我這個晚上收到第一個也是最後一個禮物了我不慎重點怎麼行。

 

哇哦,這是什麼?毛囊.......毛囊刺激露?等等先讓我看一下簡介,「東南歐住民誠摯推薦!您邁入中年的最好朋友!伴你一生無怨無悔!讓你出外不丟臉!」

 

維克托揉揉眼睛,確定自己沒看錯盒子里這顆核彈。

來,聽哥說,首先,我他媽明天才三十。

第二,我不住東南歐我老家俄羅斯現居地日本。

最後,你這是咒我禿一生是吧?!丟個鬼臉?!

 

我的車鑰匙在哪,我要回家。

 

以上,除了尤里.普利賽提,皆來自維克托.尼基福洛夫的昔日大學同儕,大抵是神明和他開了一個玩笑,讓這些來自世界各國的神經病都和他一起進入了T大的國際企業學部,簡稱腦子與顏值成反比集中營。

 

×

 

「Be gentle.」克里斯彈了個響指,前方舞台上多彩燈光游移。嚮往低調且喜愛熱鬧的克里斯放棄了安靜的包廂,選擇在深夜對外開放的頂級舞池,當然由於自己的來到,任何控制權都在這一票人手上,然而他的這票好友確實十分能玩。

 

「我要送你一份大禮。」克里斯在他耳畔輕喃,維克托的背脊有點涼,他十分不喜歡這種過度EROS的舉動,不過對象是行動R18他也就習慣這種黏黏膩膩了。

 

電子樂器的調音聲驟起。

 

他不記得лед有這麼一個駐唱樂團,為了維持固定的品質跟打響歌手的知名度,一向會採用單人的男女歌手及鋼琴搭配,台上的青年個個都是亞洲面孔,但又各自有著獨特且富有魅力的氣場。

 

看來是自己撒手不管這間酒店的三年間發生了什麼。

 

Asia F4?

 

「China,季光虹、Thailand,披集.朱拉暖、Korea,李承吉、Japan........勝生勇利。」

 

盡是些不怎麼熟悉的人名,維克托冷冷地看著克里斯,不料對方的神情卻有點失望,不過很快地被笑容給帶過......被尖叫聲給淹沒。

 

聚光燈「啪」地一聲打亮,首先定格在褐色髮色的鼓手身上,那小栗鼠似的雙頰鼓得十分可愛,維克托想起以前和自己共組樂團的drummer也很愛在表演開始前先秀幾手。

 

那邊的吉他手表情太僵了啊,但是一心一意投入的氣氛可真不錯。哈哈,是個會計算自己彈錯幾個音的男孩嗎?

 

爬音和裝飾音都十分奔放有朝氣,維克托十分贊許這種表現慾,keyboard的旋律很容易受到影響,現下聽起來卻十分和諧融洽,大概和日本人主唱是好朋友?時不時還會眼神交換啊。

 

「今夜的曲子,依然是我最愛的人所做的,我的最愛,」結束了場前的個人秀,主唱靠近麥克風,緩緩開了口,「獻給各位。」

 

“Pusse Cafe”

 

「他的眼裡承載著星光對嗎?」

「森田?」

「破格錄用他們是有原因的,這個樂團只唱少爺您的歌,別的可說是什麼也不會。尤其主唱,一來就表明是少爺您的粉絲。」

 

「而我確認過,毫無疑問,勇利絕對是您的仰慕者,請您務必聽下去。」

 

甘いカシスの誘惑に揺られて  在甜美黑加侖的誘惑中動搖著

薄いグラスに写る君の背 見送る 目送著那映照在單薄酒杯上 你的背影

終電も喧騒も全て忘れたい 無論是末班電車還是喧囂都想全數遺忘

今はただ君に溺れたい  現在只想沉溺於你之中

無機質にセピア色した世界に 在無機質裡染上了陳舊色彩的世界裡

君なら何を見るだろう? 如果是你會注視著什麼呢?

 

×

 

勇利差點就放棄了站到舞台上,他的偶像之一尤里.普利賽提的怒吼引來了後台工作人員的注意,那時他就在揣測維克托該不會也在現場,順著另一個歡呼聲的軌跡,他真的在帷幕之外見到了他朝思暮想八年之久的男人。

 

那是一種什麼樣的感覺?

 

「披集!手機手機!」還在繫小蝴蝶結的可愛男孩尚未做出反應,口袋裡那隻最新推出的高畫質手機就被取走,他的兒時玩伴很少這麼激動,所以對於勇利拿走他的私人物品,披集其實沒有不滿,只是覺得好奇。

 

尤其勇利的動作又那麼躡手躡腳,這其中一定有什麼不對!是前頭有美女嗎?他問,還說如果有的話要offer她特等席來欣賞。

 

哪知螢幕上定焦的是一個銀髮的男人,看上去還有點年紀,不過他和勇利相處這麼久,成天洗腦之下也不用思索就能得知那個人的姓與名,他幾乎替勇利高興地要跳起來,但對方好像與之相反地,按了幾張快門之後居然一愣一愣地走回休息區的板凳上坐著不動,口中喃喃有詞地說著像是“怎麼辦”、“好可怕”之類的喪氣話。

 

「要出場了啦勇利!光虹和承吉已經standby了!」披集拍著他的雙頰,「振作點!」

 

哎呀這該如何是好,披集懊惱地敲著自己的太陽穴,想著SNS上的戀愛板上「該怎麼面對暗戀已久的男生」有過什麼高點擊率的解答。

 

「維、維克托在.....在看耶......」

 

你瞧瞧這隻笨小豬說話都不利索了!遇到大事就這樣還怎麼成大事!

 

「張開嘴巴!」披集從外頭的香檳塔偷來一杯,命中率100%的灌到勇利的口中,「喝掉!然後去台上唱歌!」

 

「咕嚕嚕....披、披集我不能喝...咕嚕嚕....」

我管你的!我還要領薪水去買自拍機!

 

「我們現在......」

「要幹嘛。」

光虹和承吉呈現徬徨狀態,眼巴巴盯著他們的主唱被鍵盤手灌香檳。

 

「走,我們去誘惑那個男人。」

 

披集撓撓頭,望著勇利有力的扯開布簾,覺得自己真是作的有那麼幾分對,剩下的幾分不對.........再說!

 

 

ゆらり グラスに写る灯を傾け晃動著 把映照在酒杯上的燈傾斜

甘い果実に似た香りを引き寄せた  引來了有如甜美果實般的香氣

現実とリキュールの狭間に濡れて 今はただ君を想いたい  在現實與利口酒的狹縫間濕透 如今只想思念著你

神様の悪戯な青い果実 手に入れてすぐに消えた  如天神惡作劇般青澀的果實 在得手之後轉瞬間便消失而去

 

今天的大燈似乎打得太亮了,勇利的視線矇矇朧朧,週遭環境像是遭到霧化那樣不怎麼清楚,但是維克托冰藍色的眼睛就這樣直勾勾地望著自己。

 

他的身姿搖曳的比平常過分,歌喉染上非比一般的妖嬈。

因為現在可是超開心......超興奮.....。

 

那是誰啊,為什麼可以抓著維克托的手?

 

×

 

克里斯覺得自己被宣判了死刑,被維克托的眼神斬殺而死。

誰會想到維克托的前女友就這樣半路殺出來,好像一切都是預謀好的那樣,場面倏地有幾分尷尬。

維克托並沒有對那個女人有什麼怨懟或忿懣,只不過都作為商業聯姻下的一粒棋,他比較早領悟現實選擇放手而已。

況且他不需要那個女人的愛,就算以日久生情為藉口他也不會領情。

 

「放手。」維克托說。

 

「勇.....勇利!勇利你幹嘛———」披集看著勇利走下臺階,左手自然地往維克托肩上搭去。

「維克托,」勇利右手把皮衣的拉鏈往下拉了一點,「來這邊。」

 

「保全,送客,」尤里擺了擺手,「別讓一個瘋子降低這裡的素質,他媽的吵得要命。」

「你不知道我是誰嗎?!你這死小孩?!」

「我當然知道,」尤里意外地沒發什麼脾氣,「大概是沙漠裡仙人掌那樣吧,肥肥的、刺刺的。」

其他人都在竊笑,這孩子最近說什麼都跟他的哈薩克男朋友有關係。

 

「維克托沒事嗎.......?」

勇利偏著頭問他,又灌了一杯香檳,臉上的緋色微醺,耳尖紅通通的,讓維克托咽了咽唾沫,這是什麼要命的景色。

「你救了我,讓我謝謝你,」維克托說,「你不可以再喝了,聽話,把手上那杯給我。」

「可、可是這是我喝過的———」勇利的身體如今有著極高的柔軟性,左閃右閃就是不讓維克托奪走他手上的酒精。

「你再使壞我可要親你囉,」維克托笑著說,「給,還是不給?」

尤里一陣膽寒,這二元問法有點像那個誰。

他望向森田,下了一個「進行人員撤離」的指示。

 

「好嘛....最討厭你了......」勇利噘著嘴,心不甘情不願地交出手中的飲品,「不是!......是喜歡你......」

「那你把歌唱完?」維克托腦袋裡有種邪念,要是這裡有鋼管一定要讓他上去轉個幾圈(其實這裡真的有)。

「嗯.......好。」勇利乖巧地點點頭,走回舞台中央,還頗有女王架勢。

 

披集彷彿看到大神的光環,終於還有人記得他們是個駐唱樂團而不是拉客團體。

 

約束をしようよ 果てる事無い夢を  來作個約定吧 為了讓這無止盡的夢

味気無い願いに押し潰されないように 不會被無聊的心願壓迫而潰散

約束をしたいよ 叶わない想いでも 想做個約定哪 即使是無法實現的夢

君の心に少しでも触れていたい  只有些許也好想碰觸到你的內心的柔軟

 

你想看著誰呢?

你在思念誰呢?

你要跟誰許下約定呢?

 

×

 

「嘿別用那種看電燈泡的眼神看我,」克里斯悄悄出現在維克托身旁,「記得八年前最後一次公演,Banquet上有點混亂?」

「我怎麼可能記得?」維克托的目光沒有離開勇利,「那天我心情很糟,回家早早睡了。」

音樂的路也好,愛情的路也好,都是被家人一手截斷的。

「有過這麼一個人,每次都會自己來預約LIVE,你也知道自己來看LIVE的人不多,他通常只喝白開水不碰酒,」那時的克里斯算是樂團的經紀人,「但是最後一次他喝酒了,而且喝得很猛,像是不想接受你要離開這個舞台的事實一樣。」

 

「最後的最後,他一個人聽著你的歌哭了,在livehouse門口。」

 

維克托從來不去注意自己的聽眾,他早就明白他不會在這條路上走得很久,就算記住了誰也不會再見。不過八年前的休止公演是他人生中很珍貴的一天,他的確對那個哭得很慘的少年有點印象。

 

他送給他Pusse Cafe的樂譜,這首是當天演出上的限定曲目,不在任何CD裡收錄,也沒有公開在網路上發表,演出更是禁止錄音。

 

一切都產生了神祕的連結性。

 

「後來我和他成為了朋友,而且知道他是真心喜歡你。」

「如何,我送你的大禮,還滿意嗎?」

 

維克托臉上一熱,對於自己長久以來有個這麼可愛誘人的仰慕者感到不可思議。

「哇哦。」他只能笑著驚嘆他朋友真的很有一套。

 

「維、維克托、維克托先生勇利要掉下去了­­­———!!」

 

「我接住你啦,小惡魔,」突如其來的重量讓他胸口發疼,懷裡的勇利笑得有些傻氣,「嘿.....嘿別在這裡脫,你乖點。」

 

「我記得你不是要帶女朋友來開房,你這時候還待在這沒問題?」維克托抱起勇利,側著頭問。

 

「你瞧你這是嫌我煩啦,我沒有女朋友,但是......」克里斯從口袋裡抽出лед的總統套房房卡,「我有房間?」

 

維克托笑了。

朋友這種存在果然還是多多益善的好,不然要是被知道大少爺光臨酒店和男人開房間,又要鬧出什麼亂子,就讓他用摯友的名義和這個sweet devil睡一晚又有什麼不好。

 

「這個人我先借走了?」維克托向舞台上投去一個問題,「我會付租金的。」

 

披集光虹兩人怔愣地點點頭,把朋友借給上司好像不是什麼問題,還有租金可以拿,迅速達成共識。

李承吉滿臉無所謂表示哥想睡了快放良民歸宅。

 

 

「維克托.......kiss......kiss me........」勇利不安分地動呀動的,挑弄他神經的動作從未停歇。

「還不是只有醉了才這樣,」他低下頭,給了懷中人兒而立以來的第一個深吻,「醒了就忘了?」

 

「One...One more.......」

「好,回房間再來。」沒差,一次給八年的份就不會忘了吧?

 

他把勇利安放到king size的床上,按照他的索求親吻他。

 

 

「脫褲子囉,勇利?」

 

等一下。

這樣好像不能只付租金,可能要連結婚禮金一起付,他想,然後直覺自己有些好笑。

 

「忘了先說,我愛你。」

 

That‘s a gentleman’s dignity.

That’s Viktor. Nikiforov 's dignity.


Fin.


歌詞翻譯借用感謝這裡


用了有點久以前一部韓劇的名字XD但其實只有我媽在看所以跟劇情毫無關係

只是想寫寫酒後亂性的勇利,超撩、超卡哇伊、超好吃!

然後......沒後續,酒後不開車嘛><>< 嘗試了新畫風,沒有什麼時間修就直接丟了!我就是想在今天發! 總之就是給我的女神  @人生大爆炸 的朝貢禮,有請女神笑納..............(人家不想



我會不會寫EP10衍生還是個謎,好像不怎麼需要XDDDDD


❤❤❤❤我是小活動分隔線❤❤❤❤

另外發百粉活動怕擾民就貼在這裡:)

大概是這樣:如果有跟我聊過天或是評論之類的可以就舉個手就好,我會依我對您的想法寫寫段子,一個驚喜包的概念~

害羞的話也可以給我一個tag(一人只收一個),只要有給我都會寫但是要給我時間~


然後,最重要的是———

不用問我可不可以寫奧尤,這個命中我CP好球帶100%的CP請看官盡量點,我想寫奧總,喜聞樂見。



謝謝看到這裡的你XD下次見!

评论(25)
热度(112)

© 佐久間花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