佐久間花明

佐久間花明
Sakuma Hanakiraa

花明 / hana 稱呼隨意

維勇末期。
奧尤ATM。

活在教練的股間和總裁的防風鏡上。

LOF轉載請務必告知我,請不要讓我一直提醒><
其餘網站不開放,嚴禁商業利用

【奧尤】太陽の沈まない国のヒーロー

太陽の沈まない国のヒーロー 日不落帝國的英雄

“夕陽西沈前,我們仍在一起。”

“親愛的,你可曾記得,太陽永不落下?”


第十話衍生,奧總強勢登場,送上小甜餅先。

讓我為奧尤點播一首Just the way you are,可以配著看的話大感謝!

喜歡這對的天使們請跟我說話!!!(投懷送抱



「再來一次!我不要休息!」

「尤里,你再頂嘴我要生氣了,過來。」

「我如果不是最強就沒有意義了!我要贏、我一點也不累!」

「尤里.普利賽提!奧塔別克你先下冰,今天就練到這裡,我有話跟這死小鬼好好談談。」

 

Soldier,揮劍、踏過荊棘、無畏烈日炙烤身體,用沸騰血液蒸乾黑蠍的毒液,他們最終也會死亡,他們死後的鮮血會滋養漠土,百年後得以一簇桃色的玫瑰紀念,士兵曾經活過,靈魂在晚風的呼嘯及稀少的雨絲中被榮耀。

 

奧塔別克.阿爾京眼中的尤里有著這樣不可瀆的聖潔。

Soldier,也有過一絲微弱的盼望,何時自己的身後能有一雙寬容的手,撫慰從未結痂的傷口。

 

如果尤里.普利賽提願意依靠他,他也會心甘情願成為那副脆弱之翼的支撐的。

他想為這位戰士做點什麼,但十三歲的軀體仍舊無法追趕上冰面上的角逐,他是被流放的人­­——聽起來更是可悲了幾分。

 

有人曾說他的瞳色是哈薩克的夜,黑的沒有任何生物得以存活,令人沈靜卻畏懼被吞噬,太陽仿若長駐於地平線下,荒蕪之地永遠只能汲取來自彎月的冷光。

 

他這樣年紀的孩子不應有如此冷漠的面貌。

 

於是奧塔別克記住了那顆彗星的顏色,深植心中,157680000秒後他會和它重逢,他堅信、他追尋、那張門票理應屬於他。

 

Soldier,我將與你偕肩並進。十八歲的哈薩克選手此刻降落西班牙,巴塞隆納。

 

×

尤里的SNS有很多比想像中有趣的貼文,多半是別人的tag、還有一些他新買的虎頭衫和新潮銀飾,奧塔別克是很想帶一些伴手禮來打個照面,可惜他自幼生活在一個質樸的小鎮,那些燈紅酒綠從未能渲染這男孩,所以在飯店遇到尤里的時候,他想著起碼得用眼神示意好久不見。

 

「那邊的,你看什麼看啊?!」

 

他的嗓音有了些許雄性的渾厚,換了一個時下青少年也許特別青睞的髮型,殺氣源源不絕的自翡翠色流溢,那張俊美的臉蛋有著顯得害臊的扭曲,衣著倒是沒有變,他依舊專一於霸主的象徵,居高臨下。

 

奧塔別克心中一驚,他從沒有如此仔細的凝望一個人,為一個人創造許多平時流於俗套的形容。

 

他喉嚨流淌著一股燥熱,意識到現在的尤里.普利賽提對他仍有致命的牽引力。未曾有過這般情感的少年感受到異常頻繁的脈博,心音兩次一拍衝向每個可能的缺口。

 

一定是我太執著於他了,他向前走,錯開那雙細緻如雪的眼睛。

 

×

南歐有著先驅者的特質、豪爽且崇尚人文主義,文藝復興以此為起源席捲世界,西班牙尤以自由奔放使人深深沈醉。

奧塔別克在這裡找到了他一直都嚮往的樂趣,當他接過黑色的安全帽和那把車鑰匙,內心幾乎是狂喜的。

 

巴塞隆納的十二月仍有冷意,他把握著午後僅有片刻的溫煦在市區四處晃悠。若要談起他在告別家園之後做了什麼脫序或失格的舉動,大抵就是年紀輕輕就愛上了飆車的快感,深陷其中。

 

多數店家小販著手準備起晚間的聖誕市集,焦糖色的烤蘋果、飄散奶香的煎餅、小巧可愛的雪人玻璃瓶,中央噴水池前矗立的大聖誕樹。愉快確實是可以傳染的,他接過一對熱情的老夫妻遞來的相機,按下快門的剎那發現自己臉上是掛著笑容的。

 

真是不可思議,他扯了扯右頰的皮肉,忍不住驚嘆這城市的魅力,同時希望那個人也能笑一笑,他笑起來鐵定是很好看的。

 

當然,他腦海裡極其自然地浮現了尤里.普利賽提。

 

 

×

巴塞隆納的主旋律來自群眾的喧囂和教堂的聖歌,一搭一唱、此起彼落。

奧塔別克察覺空氣中泛起不尋常的波動。

 

「尤拉奇卡剛剛是往這個方向跑吧?」

「等等不是還有粉絲見面會嗎真是的!」

「這是、大家快過來看、這———」

「尤拉奇卡的頭髮!他一定在這附近!分頭找吧!」

 

奧塔別克沿著女孩們的尖叫聲,瞥見了黑色連帽外套的那片人影,縮在石牆巷子中瑟瑟發抖。

 

尤里?

 

「呼啊......怎麼辦......這也追太緊了...」尤里纖弱的身軀喘著粗氣,緋色印在他白皙的臉龐上更顯鮮明,「逃不出去吧......」

 

此時不救更待何時,奧塔別克當機立斷,催著油門加速前進,同身為頂尖滑冰選手,都具有敏銳的風感度,尤里猛然轉身,驚惶失措的表情全收入他的眼界。

 

你在害怕。

你想要逃。

你需要我。

 

「.....你..你是.....」尤里很快地用強勢的氣場蓋過方才的軟弱無助,死死地盯著奧塔別克。

「尤里,上車。」好在機車行老闆以為他是要載女友出去浪給了他一臺雙人座重機,安全帽也貼心的給了兩頂。

只有一頂奧塔別克也會把它給尤里,他必須保證對方的絕對安全。

 

「哈啊?!」尤里倒抽一口氣,他的瘋狂粉絲也同時發現偶像的存在,張牙舞爪地接近當中。

 

「上車,還是不上車?」

 

奧塔別克有些沒自信,重複了一次,還加了一個相反的選項。尤里金色髮絲底下的眼神閃爍,不過他終究向他伸出了手。

 

尤里本來就是身形單薄的孩子,但靠在奧塔別克身上卻毫無重量,不過那清新的香味卻讓幾近透明的存在化為實體。

 

真不錯啊,但是如果跟他說可以抱著我,他一定會生氣的。

所以這樣就好。

 

在晴空之下,奧塔別克的嘴角再度揚起,但這次他並非一個人,尤里也在他看不見的身後,如他所願,笑了。

 

×

 

「是.....是喔,我不記得了。」

「嗯,後來我去了美國、俄羅斯、加拿大,很多地方進行訓練,就是想替哈薩克斯坦奪下獎牌,榮耀我的家鄉。」

 

奧塔別克心裡有底,尤里當時的心思都放在讓自己更強大上,不會注意到被踢來一起培訓的自己,但是正是如此,他的身姿烙印在奧塔別克眼裡,五年不散。尤里.普利賽提擁有戰士的眼神,讓人不能忘記你,話語落下,尤里表現地有點怔愣,但不減他高傲的美麗,他終於直視著奧塔別克,心中揣懷前所未有的悸動。

 

不是不滿、不是慍火、絕非負面的情緒。

那...那會是什麼?他的心揪成一個雜亂的結,唯有奧塔別克能夠解開。

 

告訴我,我想知道。

 

「.....我們不是敵人嗎?」尤里問。

「我覺得我們.....很像。」是敵是友並不是那樣重要啊,尤里,不過既然你會擔心這種事的話,那麼、「­——你願意和我做朋友嗎?」

 

你不需要改變些什麼,我著迷於你已是事實。

你的美麗渾然天成,你的執著始終如一,不管你跌跌撞撞走過多少坎坷,從今以後我想在你身邊,你只要保持原本的樣子就可以了,沒有人可以傷害你。

 

接受我好嗎?不要拒絕我。

 

夕陽的暖金色把哈薩克的黑夜給染紅,將貝加爾湖的冰霜消融。

答案的溫度透過掌心的脈絡傳遞給彼此,能夠擁有妖精的人不是王也不是商人,而是英雄,一個百分之一千寵溺著你的依靠,不貪圖你的才華、不碰觸你的傷口,但他是你最強韌的盾牌。

 

尤里望著餘暉沉沒海面,粼粼水線上殘存微光。

 

說不上來是什麼感覺,但奧塔別克就像即將到來的夜色,他深怕他也會被這片闇色吞沒,一切顯得虛幻易碎。

 

「尤里,西班牙曾經有個美麗的名字,在他風華正盛的大航海時代。」

「——人們贊譽它為『日不落帝國』。」

「......我知道啦!你這是當我笨蛋嗎?我肚子餓了想吃晚餐,帶我去!」

「那...上車,還是不上車?」

 

夜晚終將來到,光芒終將被短暫奪去,。

但請你明白,我的愛永不殞落,西沈而後東升,英雄會日復一日,更加愛你。 
 
× 

And when you smile

當你輕柔一笑

The whole world stops and stares for a while

整個世界都凝視著你 為你停止運轉

'Cause girl, you're amazing

因為你的美驚為天人

Just the way you are

就是你本來的模樣




 ❤Bonus ❤

勇利:「維克托你看!是奧塔別克載著尤里耶!」

維克托:「同是千里追妻人,相逢何必曾相識。」


Fin.


雖然我的文筆只有小學生程度,還是安利大家入一下坑,拜託拜託再拜託(好像在選里長)

好奇妙喔明明只有3000字不到我卻寫好久,昨天超飆速今天修超久的....(台台:我爆打你喔。

奧尤給我的感覺很溫暖,恭喜各位我們的小可愛終於在第十集尋得好夫家!我幾乎沒有遲疑就摔坑了奧總好帥喔想嫁(欸)


偷偷宣傳一下百粉活動在這裡的最下面歡迎大家跟我玩~

謝謝看到這裡的你,我們下次見!

评论(11)
热度(71)

© 佐久間花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