佐久間花明

佐久間花明
Sakuma Hanakiraa

花明 / hana 稱呼隨意

維勇末期。
奧尤ATM。

活在教練的股間和總裁的防風鏡上。

LOF轉載請務必告知我,請不要讓我一直提醒><
其餘網站不開放,嚴禁商業利用

【維勇/奧尤】赤紅と雪と初詣

原作線後續,手感復健極短篇,兩對皆已交往。

習俗服裝並不嚴謹,請海涵。

全員集體幼稚化。

甜酒梗謝謝  @台台at人生大爆炸 寶貝提供

親友群  @珞(らく) 我來了!  @心之所恦  對不起還是沒能把點文寫完QQQQ請先收下我的小甜餅QQQ(跪鍵盤


【赤紅と雪と初詣】

最先醒來的是維克托,他的左手攬在勇利的腰上,右小腿反而被對方箝制在下,維克托俐落地把在勇利枕邊的藍框眼鏡取走放到暖桌上,笑著捏了一下勇利的鼻尖。

傻小豬,壓到眼鏡受傷了怎麼辦。

「早,我的勇—利—」把懷中青年的墨黑髮絲撩開了點,維克托湊近去親吻他在寒冬總是發乾的唇,想著要讓它滋潤些。

「Vic.....tor....ru。」勇利的眉頭皺得三分緊,口中呢喃他最愛的名。

若不是此刻貼著你的掌心,我要怎麼說服自己這全是現實呢?

美夢竟沒有隨著年歲的終了而逝去,延續到了現在,我何其幸運。

「ル(ru) ル—ル—ル,你真可愛,親愛的。」維克托特別喜歡勇利用日式腔調喊他的名字,勇利五年的留美經歷並沒有淡化他純正的大和性格,念起“維克托”總是帶有一種難以言喻的風韻。

「不要笑我啦,」懷中的人兒不滿地咬了一下他的肩窩,維克托沒有推開對方而是把他扣緊了,「勇利要起床了嗎?我們不能讓寬子媽媽和真利等太久,你知道我不太會穿——」

「噓,」勇利用食指抵在維克托的唇上,「早安吻先,教練先生。」

一年的開始,勇利就那麼EROS可真是糟糕,但我愛他,「遵命,女王。」

 

他們在察覺尤里的移動時停下了纏綿,身上那件豹紋浴袍是寬子和優子特地選布料製作的,在日本的時候就動工的冠軍獎賞,那群冰上佼佼者、他們所鍾愛的孩子們——會一起回到勝生烏托邦,眾人是如此深信。

「尤里,你翻個身,」奧塔別克醒來一陣子了,他用懷中的熊玩偶頂了頂尤里的後腦勺,「我手麻。」

維克托一聽就知道這兩個人現在是什麼姿勢了。

「好吵喔......我想睡、想睡......」尤里的身體仍是很乖巧地挪了個位置,他扭過頭,和那隻熊來了個十分完美的點水之吻。

尤里曾說過那隻熊是奧塔別克的化身,板著一張臉卻不令人討厭,所以奧塔別克就沒有把玩偶收進寄回老家哈薩克的行囊裡,而是收在運來日本的托運箱,並在晚上的時候拿出來讓尤里抱著睡。

妖精的睡相卻不如冰上姿態優雅,半夜就把熊熊丟到一邊,鑽進奧塔別克的懷裡,像隻幼虎般伸出沒有殺傷力的爪抓撩著他的頭髮。

可真折騰,考慮到對面還睡了一對老夫夫,奧塔別克鐵下心把玩偶攫來放在他和尤里中間。

所以此刻面對妖精的臭臉,英雄也是心甘情願。

「拿走啦。」尤里很乾脆地把熊熊扔到一旁,二話不說的親了一口奧塔別克的右頰,只親臉頰的我可比那對老爺爺還要收斂的多了!尤里這麼想著。

 

啊,熊被丟出去了,怎麼有點難過呢,奧塔別克思忖的同時便收獲了尤里主動的親吻,或許自己還是比替身還重要一些吧,他的嘴角揚起了幾不可見的弧度。

 

披衣戴冠總是大工程。

「勇利勇利!這個要從哪裡穿過去啊?」

「豬排飯!這個領子要不要翻過來!」

「那、那個......腰帶。」

勝生勇利此時非常絕望,哀怨媽媽和姐姐為什麼非得早一步出門,等到他手把手將其餘三人的衣著打點好,已經是早上八點。

說起來奧塔別克、尤里、維克托從頭到腳都是個完美的衣架子,深邃的輪廓、纖細卻富有張力的骨幹、冰藍色的瞳——這便僅專指他的戀人。

「剷過雪了呢,真是辛苦鄰居們了,」勇利拉開拉門,迎面而來的風讓他直打哆嗦,「嘶.....冷冷冷,維克托你要把羽織披好喔。」

「我的給勇利好了,我不怕冷的喔!」維克托倏地把羽織披到勇利身上,勇利有點依戀上頭的餘溫,但是,「你會感冒的!別開玩笑了!」

「這在俄羅斯可是家常便飯呢,零度而已算什麼呢?對吧尤里?」

「本來就是、欸奧塔別克你的手怎麼這麼冰?」

勇利忍俊不禁地笑了出來,回頭拿了一副手套給奧塔別克,「嘛,亞洲民族的弱勢囉?」

頂著第一道世界初光,兩朵艷紅的花朵下罩著兩雙情人,踏上雪路、邁向位於長谷津岬角上的神社,身影親密。

 

「Amazing!人好多啊!」維克托對任何未知的事物都揣著童蒙一般的好奇心,「勇利快看!勇利、勇利?!」

「這裡這裡,抱歉,剛剛被人群沖散了,」勇利用盡力氣從萬頭攥動中伸手抓緊維克托的和服後擺,「你也看到啦,人這麼多,一不小心就會走失。」

眼前的俄羅斯男人咬了咬下唇不說話,勇利想著糟了,這可是一年之中最美好的開始啊?他就一句話惹他不高興了?

「從現在開始,我要緊緊牽著勇利,我可不能再放手了,」維克托把勇利摟在懷裡,「新的一年就弄丟最重要的東西,我可不會被神明祝福的。」

啊啊,能把情話當順口溜說的,也只有自家教練一個人了吧。

「媽媽說她們已經先去附近的商店街買年糕了,我們的腳步得加快。」勇利抬起自己熱呼呼的臉頰,彆扭地說著。

「那我們跑起來吧!」

 

他一直追逐的人,現在正在和他一起奔向明天呢。

 

「尤里,」奧塔別克轉過頭向身後的尤里說道,「人那麼多,你怎麼就是不牽好?」

「怪尷尬的好嘛?!我可是冰上的猛虎啊!」尤里鼓著腮幫子,把身上的豹紋圍巾拉高了一點。

「可我想送你禮物,」奧塔別克說,「祝你身體平安的水晶手鍊。」

剛剛突然不見原來不是嫌我麻煩,是去買禮物了啊。

「嘛,你的榮幸喔。」尤里白皙的手腕上落下了一條璀璨的晶鍊,他感受到奧塔別克手指滑進自己的指縫,溫度在兩隻手之間碰撞,緊緊銬在一起,再未分離。

 

「喂,你的願望是什麼?」尤里和奧塔別克並肩站在一起,見對方難得雙眼緊閉的模樣,尤里不禁有了知曉的慾望。

「勝生先生說講出來的話就不會靈驗了,」奧塔別克一臉耿直地說,「可是如果是這樣的話應該沒關係。」

 

「——我要成為尤里.普利賽提的英雄,保護好他、變得更強。」

 

「哼,那你知道我的願望是什麼嗎?」尤里扯過奧塔別克的圍巾,「——奪下所有金牌、讓你不得不臣服于我。」

 

「那可真是指日可待了,尤里。」

 

啊....咬耳朵是不是現在年輕情侶的必經之路啊。

「維克托許好願了嗎?」勇利的手在他面前揮呀揮的。

「——還沒呢,勇利呢?」維克托反問。

「我今年不能許願啦,」勇利笑得非常靦腆,卻帶有一絲落寞,「許了也不會實現的......遇見了維克托就已經是超超超幸運的......神明大人會覺得我貪心啦。」

 

「啊啊、說得也是,我的確是勇利的奇蹟呢,讓我幫勇利想點辦法好了。」

 

「那個,日本的八百位神明大人們,我是俄羅斯來的維克托.尼基福洛夫,過去的這二十四年非常謝謝你們照顧勇利。雖然我是第一次來參拜,但是我想把過去沒有許到的二十八年份全部送給勇利,希望他平平安安的,不能吃太多炸豬排蓋飯也可以健康,最重要的是能夠拿到四大賽的金牌。」

 

「維克托....太多了啦,」勇利說,「你也很貪心耶,而且沒有一件事是跟你有關的,這樣不好啦。」

「哪裡沒關係了!」維克托將勇利抱了個滿懷,「如果都實現的話,我們要來還願啊,我們要在這裡辦婚禮,你說好嗎?」

 

二拍一拜。

彎下腰的那一刻,勇利衝著維克托給了一個「當然好」的幸福笑容。

然後他們握著彼此的手,搖響了祝福之鐘,那是和雙方心跳一樣的頻率。

 

【論喝甜酒這件事—維勇】 

「只能喝一點!」

「勇利也是只能喝一點喔。」

「一點是多少啊?」

「這樣——」

「誰叫你餵我了!還是用、用......啊啊啊笨蛋!」

「來,換勇利囉?」


【論喝甜酒這件事—奧尤】

「比我高五公分又比我大三歲了不起啊!拿來啦——」

「不行的事情就是不行,你使壞的話願望就不靈驗了,我是為你好。」

「可惡,等我長大你就知道!奧塔笨蛋!」

「嗯,等你長大,我們有很多現在不能做的事可以做。」

「...........不要說這種會讓我誤會的話,色鬼!」


Fin.

大家新年快樂,可以在今年的尾聲好好發個文作結太好了,雖然這是一篇極度沒營養的短篇,嘛開心就好:D我很喜歡rururu那一段,很廢萌(

然後我要認真地說,這就是我遠征回來前的最後一篇文了,我要暫時失蹤了QQ希望大家都考運昌隆!(只有你需要


那麼,Happy New Year & 維勇奧尤大大婚。

偷偷補上我的 賀年卡連結 有看到的大家請來填~(限灣家)

评论(9)
热度(90)

© 佐久間花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