佐久間花明

佐久間花明
Sakuma Hanakiraa

花明 / hana 稱呼隨意

維勇末期。
奧尤ATM。

活在教練的股間和總裁的防風鏡上。

LOF轉載請務必告知我,請不要讓我一直提醒><
其餘網站不開放,嚴禁商業利用

【奧尤】鄰座、友達、夫婦業?_01

※自娛自樂產物校園PARO,all小甜餅

※OOC新紀元,私設很多請多海涵

※隔壁夫夫無差串場,維高中部主任和勇日本史老師。

※強烈推薦bgm:星野源—恋


 @墓地_高考完后回来  讀書辛苦啦安利妳小甜餅!請產奧尤給我謝謝!(不要臉



“この世にいる誰も二人から。 這個世界的全部都是從兩個人開始的。”

 

01_僅僅是你也是我

    

    尤里已經十分習慣以引擎聲為主旋律的鬧鐘了,他翻過身撈起在床底下的貓咪,「歐塔你怎麼又跑到這來啦……早飯吃過沒?」,輕輕地用手背敲了敲牠。夏天的蟬噪尚未褪去,天空依然是一望無邊的湛色,少年滿意地笑了笑,伸了個懶腰之後就翻下床去洗漱。

    洗漱之後要給爺爺一個親吻、親吻之後得幫歐塔準備一些吃的、準備完成之後要和三位家人一同共進愛的早餐,以上是上學前的標準SOP。

    等一下,非常不好意思漏掉一位。

    「爺爺你對奧塔太好了!為什麼他有咖啡又有牛奶我就沒有?」尤里氣沖沖地盯著爬到奧塔別克膝上的黑貓,「歐塔那邊是敵軍的方向,你走錯了!」

    「爺爺這是為了尤拉奇卡好,你會明白的,」普利賽提老先生饒富興味地打量著奧塔別克,「你會教教他的?嗯?」

    奧塔別克服從地點點頭,咬起盤子裡的皮羅什基,今天的內餡是羊肉口味的,正好緩緩他的思鄉之情,畢竟哈薩克到日本的距離確實不算短,而且他也不像對面的尤里有家人陪同前往。在和對方成為朋友之前,奧塔別克一直重複著放學之後就去便利店買飯糰、備妥晚餐之後就回家這種在尤里看來無聊到令人咋舌的“高校”生活。

    這他媽可是人生最輝煌歲月啊你給老子開什麼玩笑,沒社團沒喜歡的電玩也沒女友(這點尤里也還在摸索中),阿爾京你真是個Loser中的Loser……。

    「從今天開始你就來我家吃飯吧!早餐也行晚餐也行,我替你找個社團好了,弓道社你看如何,想想你拉弓的樣子就挺帥的……」

    高中一年級的尾聲,尤里注意到了自己。這讓奧塔別克非常驚訝,他們是班上唯二的外籍學生,經常被大伙擺在一塊兒討論,奧塔別克心裡是不想給尤里添麻煩或加諸什麼壞印象的,所以在學校和尤里沒有過多交集,儘管他們是鄰座。

 

    儘管他們是鄰座,他也只在考試的時候和尤里借過一次橡皮,最慘的是對方恰好也沒帶。

    「欸,你看小森睡著了,你拿他的,快點快點。」尤里拍拍奧塔別克的肩膀,用眼神示意他後面正在打盹的同學。

    「這樣不好吧……」奧塔別克遲疑了一刻,「沒有經過小森同學同意。」

    「誰像你這麼老實啊。」尤里伸手俐落地繞過他椅背,迅速取得考試保命符橡皮擦一塊,「先搶先贏,大爺我先用。」這句話的意思是等我用完就輪你了,奧塔別克心中很是感激,雖然這某種層面上讓他成了共犯。

    尤里.普利賽提有著戰士一般的眼神,他們共同戰勝了勝生老師的日本史週考!幾天過後看著勝生勇利無奈地責備著試卷上塗改地亂七八糟的小森,奧塔別克對尤里作了個嘴形:「你沒還回去?」

    「他睡著他活——該——啦。」尤里衝著他拉開笑容,迎著窗外潑進來的盛夏之光,奧塔別克心頭一震,沒有回話又埋首在書本裡。

    剛剛那是怎麼回事,奧塔別克幾不可聞地倒抽了一口氣,尤里笑起來可真好看。

    患難見真情,這大概就是屬於他們的命運齒輪開始運轉的契機。

    

    「幹得好啊英雄!」

    「阿爾京同學好帥—————」

    射法八節,全弓道社就屬奧塔別克做得最標準精緻,本年度也確定出席全國高等學校弓道選拔大會,連教練也看好他會成為黑馬,一舉成名。

    「什麼啊……超帥的。」尤里在體操社的活動結束之後就會去射擊場看奧塔別克練習,今天體操教練莉莉婭可能遇到不順心的事,整整拖延了一個小時,尤里猜一定是她和雅科夫校長又有什麼老年人過節。當他風風火火駕到,奧塔別克正好上場。

    尤里最喜歡放箭離弦的瞬間,時間和空間都被奧塔別克深邃專注的黑瞳給強制停下,那時的他彷彿不會被任何敵人給打倒,有英雄萬夫莫敵的威風、更有沈著內斂的鐵漢柔情。

 

    「奧塔!」尤里把方才買的運動飲料扔到正在休息的奧塔別克懷裡,「我看那些學妹都要因為你瘋狂了,還有那個足球部經理……等一下我記得她有男友了啊……」

    「沒有那麼誇張。」奧塔別克轉開瓶口,咕嚕咕嚕地的喝掉一大半,他往包裡拿了手機看了下時間,「要回家了,別讓爺爺等太久。」

    「我出門前聽爺爺說今天研發新菜色囉,超期待!」

    奧塔別克整理好之後和尤里一起散步到離校有段距離的小巷子,那一排小綿羊中有一台重機顯得異常突兀。這個事實一開始帶給尤里莫大的震撼,反倒是爺爺意外鎮定,表示這風骨不輸戰鬥民族,實在可圈可點。

    「尤里,給。」那是一個上面印有小熊圖案的安全帽。前些陣子奧塔別克多出來的那頂舊的被歐塔給玩壞了。他們挑了個時間去選新的,奧塔別克原以為他會選上面有虎頭的樣式,沒想到尤里二話不說拿了泰迪熊款的去結帳。

    「畫風統一,包括人。」這是尤里的答案,他有些不明所以,但尤里用的開心,他自然沒有任何意見。

    他們騎過橋墩、商店街,穿梭在四散的人群和叫賣的攤販之間,望夕陽落山的彩霞和一片暖橘覆蓋穹頂,無一日不是如此。

    「那個,我可以問一個問題嗎?」騎行速度稍緩了一些但風聲依舊呼嘯。

    「你說問問題?好啊、你騎慢點不然我聽不到啦!」尤里往奧塔別克的身子挨近了些,在他耳邊說。

    「我今天被一年級的告白了,」奧塔別克說,他們停在紅燈前,「她好像每次都會來看練習,至少她是這麼說的。」

    「什麼叫“好像”啊,我知道了啦,是青山、青山和美,」因為我也沒有缺席過你的練習啊笨蛋,「聽說在一年級挺受歡迎的。」

    「嗯,就是那個青山,我平時不怎麼注意其他人,有看到你來就好了。」奧塔別克繼續說,「尤里之前你跟我說要我試著去親近女生,別總是板著一張臉,這也許是一個機會。」

    「……難道你答應了?」尤里問。

    「沒有,我跟她說我需要想想。畢竟這不是我一個人可以做的決定。」

    「噢拜託兄弟——所以你跟我說,是希望我給你一點建議?」

    「不是,我想問你我要不要……呃不是、是我可不可以跟她交往。」

    「白痴——都幾歲的人了,自己決定很困難嗎?」

    「很困難。」

    尤里傻住了,他知道小女生都會以“閨蜜”為單位討論情感問題,切換角度到自己身上他竟不知道要怎麼應對,其實開啟這個話題的當下他就覺得心中有什麼不太對勁,坦率點,他心底早有答案。

    綠燈亮起,奧塔別克沒有因為聊天而忽視交安,他繼續前進,但同時也留心著尤里的反應,他很不願意把這個困擾帶給自己的摯友,餘光中對方苦惱的表情讓他感到非常抱歉,早知如此拒絕就好了,他壓根不要什麼女朋友。

    「我覺得不行。」尤里的聲音被風磨得細無稜角,但奧塔別克逐字逐句聽進心裡,好險他們得到同一種結論。

    「我說不行你有聽到嗎———!我不想幫你決定但是想想你這大木頭鐵定是不成的你還是乖乖做我哥兒們吧戀愛這種事以後再說啦,現在不行就對了——喂——」尤里沿路嚷嚷一大串,時不時遭到路人側目,奧塔別克卻覺得這樣的他實在是可愛的沒藥醫,他暗暗起了惡作劇的玩心。

    「喂你聽到就回我一下啊!」尤里的小拳頭有一拳沒一拳的落在他背上,他停在普利賽提家附近的公園,轉過身貼著對方的額頭。

    「——Повиновавшийся(在下從命)。」

    現在我的心裡,除了尤里.普利賽提之外什麼都裝不下了。

 

 

    物心ついたらふと見上げて思うことが 在我懂事之後的某一天,不經意的抬頭發現。

    この世にいる誰も二人から  這世界的全部都是從兩個人開始的。

 

 

TBC.


未成年駕駛是犯罪的請千萬不要學!就跟未成年開車是一樣的!(兩種意義上

今天的我雙更了我驕傲哈哈哈 跟維勇那篇像是在洗三溫暖

寫這種很輕鬆很可愛的東西心情超好.........勵志往廢萌路線前進.........

评论(14)
热度(32)

© 佐久間花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