佐久間花明

佐久間花明
Sakuma Hanakiraa

花明 / hana 稱呼隨意

維勇末期。
奧尤ATM。

活在教練的股間和總裁的防風鏡上。

LOF轉載請務必告知我,請不要讓我一直提醒><
其餘網站不開放,嚴禁商業利用

【奧尤】私以外私じゃないの

※噗浪60分創作投稿──一期一會

※奧塔別克妹妹私設,大概五歲,我喜歡學齡前兒童。

※一堆對話,一直講、一直講、不睡覺。


※除了你以外的都不是你,因而我格外珍惜。



私以外私じゃないの 除我之外皆非我


大吊鐘在零時打出十二聲解除魔法的信號,女孩們應該停止在舞會上炫耀自己的曼妙艷麗,脫下即將破碎成千片萬片的玻璃鞋,男士們應該將心儀的佳人送上南瓜馬車,等待命運機緣給他們相愛和相逢的契機,所以──

 

「艾尼爾,哥哥不想再叫妳一次了,快把電視關了去睡覺好嗎?」哈薩克英雄總是拿不定他們家的小公主,全世界最尊貴最可愛最崇拜尤里‧普利賽提的小公主。

「尤里哥哥……」她奶聲奶氣地扯著金髮少年的睡衣後擺,「把這個看完嘛……」

「人魚公主嗎?妳喜歡這個?」尤里有些慚愧地瞥了奧塔別克一眼,接過小女孩手中的DVD片子,「那麼哥哥大人,你的意見?」

「妳該慶幸妳的偶像替妳求情,小寶貝。」奧塔別克把艾尼爾抱到膝上,把片子丟進播放器裡,手指按著遙控器。暗下來的螢幕又倏地奏出城堡與煙火的序曲──迪士尼,小女生們自始至終的夢。

 

後來他們各自承受了太多來自小公主的疑問,尤其是這主角愛莉兒同她有個太相似的名字,這讓小女孩的腦袋瓜冒了很多意外的聯想,「我會變成人魚嗎?」「聲音不見了會痛嗎?」「真愛之吻是什麼?」

奧塔別克與尤里忽然地對視,這個名詞的確不應該只屬於王子與公主,也可以屬於英雄和妖精。

「──大概就是……和最喜歡的人親一個?」尤里回答的零零落落。

「那、我要跟尤里哥哥親親!」

奧塔別克瞪了尤里一眼,「嘿,妳不理奧蘭德啦?」他捏了妹妹白撲撲的臉蛋,「這樣真的好嗎?嗯?移情別戀?」

他的男人不定時會有這樣調皮溫柔的一面,尤里‧普利賽提無藥可醫地愛他這一點,只在家人面前卸下防備的這一面,而他理所當然地得以窺見及溫存這份美好。

「好吧哥哥……我知道你忌妒了!」小女孩轉了一百八十度,把奧塔別克瘦長的臉扯的亂七八糟,「畢竟是英雄嘛、是尤里哥哥的英雄,只好交給你來破除魔咒了奧塔騎士殿下!艾尼爾公主賦予你這個至高無上的權力!」

 

一旁的尤里笑得東倒西歪,尤其是奧塔別克那慷慨赴義的表情更是逗樂了他,「天……我早要你別讓學齡前兒童接觸網路,你聽,還是不聽?」

奧塔別克才發覺這樣把妹妹寵的沒邊實在是不妙了,他向尤里點點頭,承認是自己理虧在先,任人宰割悉聽尊便。

「艾尼爾、艾尼爾?」幼童烏黑的細長髮以散射狀披在奧塔的肩上,小小的背脊穩定地起起伏伏,「……現在是睡美人了。」

「你抱她去睡吧,我來收拾客廳,」尤里揮揮手把這對童話兄妹打發走,「別忘了刷牙,我剛剛拿了爆米花給她吃。」

 

所以說妳拿到的粉絲福利應該是世界上最多吧?奧塔別克捏了捏她發冷的小鼻子,莫名地吃起飛醋。一開始他倆還曾經和不來,三不五時就吵架鬧彆扭,就像是高傲的妖精和孤僻的公主互相挑釁那樣。經一陣子的磨合期後卻變成無話不談的閨蜜似地,有時還會偷偷分享奧塔別克的小秘密,至於具體內容為何,也因兩人的守口如瓶始終未能知曉。

 

始終未能知曉,因其靜默無聲。

追愛的人魚、和她以靈魂為注交換來的雙足。

對她而言,化為清晨的泡沫被稀釋在海風之中是幸福抑或不是,那說不定是連作家都給不出答案的懸問。

 

妳褪去了有著美麗曲線的人魚之尾,來到乾涸炎辣的新宇宙。

甚至連第一口呼吸都有著灼熱的痛感,那時候的妳何處為家、何依何靠。

而妳是否依舊是那名人魚公主,妳是否仍是當時拯救王子逆流而上的天使?

又或者在這條時空線上,妳已經不是妳。

 

「奧塔。」尤里輕輕推開房門,朝裡面比出了一個OK的確認手勢。儘管妹妹只有五歲年紀,但因循阿爾京家族嚴謹自立的家風,孩子從三歲開始就訓練獨睡。

 

「馬上來。」

奧塔別克帶上門,牽著尤里的手走下旋轉樓梯,默不作聲。

「你從電影的後面開始就不說話,怎麼啦?」尤里撓著對方的掌心問。

「沒有啊。」奧塔別克搖搖頭。

「最好是,你平常是個影評家好嗎?影評家阿爾京先生。」

「我只是在想人魚公主真是個善良的人,就算拋棄一切還是想和王子在一起,她甚至全然不是原來的身分。」

「原版結局上來說是沒錯,不過那種給小朋友看的卡通總不能這樣演,艾尼爾鐵定會哭死的。」

「也是,她一定不能接受自己到最後以那樣的下場消失。」

他們相視而笑,眼神裡卻都有無以名狀的愀然。

 

「但不管哪一種姿態,她都和王子相遇過了,人魚之身、人類之身──泡沫。你說她已經不是她,或許沒錯,但也只有她無論如何……都不能離開摯愛身旁,這種執著和情愫我就不能說還有誰能做到了。」

 

尤里的雙眼裡彷彿藏了星星,隨之凝望而去的視線是一條稍縱即逝的星軌。奧塔別克想擁抱他的感受油然而生,他也果真執行了心中所念。

 

「幹嘛啊。」尤里靠著對方的胸膛,聆聽那規律的心搏,夜闌人靜時聽覺感官總是被放大的特別敏感,那咚咚聲如同海潮一波波拍擊岸邊。

「不知道,」奧塔別克說不知道的時候通常是真正無解,「但我想這麼做,我覺得遇見你……很好。」

 

「噢好吧,今天的你有點噁心,」尤里拍拍他的背,「但我也覺得遇見你很好,奧塔,沒有什麼比這更好的。如果我變成其他樣子你也會認出我的,因為你愛我不是嗎?」

 

「一開始或許不會,」奧塔別克摟著他,乾燥的唇輕輕貼在尤里粉嫩的唇瓣上再深深的吻入,「這樣、這樣一定可以。」

 

笨蛋,除了我以外的都不是我啊,只要我還愛你,沒有任何魔咒可以阻卻我到你身邊。


 

『謝謝你來拯救我。』

『那是我一生中的唯一義務。』

他們的心音迴盪,靜默無聲,但卻已彼此知曉,此致永遠,一期一會。


FIN.

其實我很少看迪士尼(傳說中的沒有童年)本來想寫寫最有印象的仙杜瑞拉不知道為甚麼變成小美人魚XDDDD(傻眼
艾尼爾是我去翻翻哈薩克菜市場女孩名發現的,感覺很可愛Q
感謝看到這裡的你~~~~下次見!!

评论
热度(38)

© 佐久間花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