佐久間花明

佐久間花明
Sakuma Hanakiraa

花明 / hana 稱呼隨意

維勇末期。
奧尤ATM。

活在教練的股間和總裁的防風鏡上。

LOF轉載請務必告知我,請不要讓我一直提醒><
其餘網站不開放,嚴禁商業利用

【維勇】千日等待

「我站在原地不動讓愛情冰封千日。待哪天你的手心貼上我頰邊,我仍有你依戀沉淪的容貌。」

維克托(16)X勇利(12) 過去捏造

千日等待

維克托‧尼基福洛夫的一次重大考驗要開始了,面臨應該繼續滑冰還是專心準備他的課業,畢竟這抉擇的確值得好好思慮一番。

他或許不能再愛其所愛,建立在美夢及歡呼上的碉堡終將瓦解成塵埃砂土。

──那是比較浪漫的描述,現實點就是他窮得一毛不剩,青少年組比賽的獎金拿去抵債還差不多了一點。

 

所以,再見了夢想。

維克托把冰鞋安好地放置在展示櫃裡,他有個夢想,等他升上成年組,變成很厲害的冰上帝王時那片冰刃必須是金如驕陽的顏色。他的表演服要是紫羅蘭色的薄紗和金鍊子構成的深V款式。

 

他會有很多觀眾,他愛他們、他們愛他。

 

因為是夢想,所以再見了,他朝鎖上的櫃子裡揮了揮手,心中盡是苦澀卻不太想哭。

他接起教練雅科夫打來的第十八通電話,「我猜你會挺想念我的,嗯、當然啦──我超愛你的、」

 

馬卡欽湊過來撞掉維克托手上的話筒,雅科夫沉啞而失落的嗓音還在斷斷續續地說著話。

「馬卡欽……謝了好姑娘,」他抱著牠輕輕嗚咽,「妳要不要陪我念高中哇,妳鐵定可以當校花的。」

馬卡欽甩了甩頭,用舌頭去舔舔他的臉。

維克托明白那個意思是牠不願意,牠還要和他去很多地方用傳奇的美麗開拓未知的荒土。

「好吧,那就聖彼得堡冰宮怎麼樣,我們別跑太遠。」

結果馬卡欽頭也不回的走出房門,還把門給重重叩上,看來在追夢上牠更有執著。

可是沒辦法,時間不會停止,人會長大。

夢想也會長大,他的野心會無盡膨脹。

在那之前必須揮手告別,否則會無法抽離。

那他可真的要捨不得了。

無預警暫停練習的第二個禮拜,維克托背起體育用品的袋子,裡頭裝的卻是學術的書籍和一個透明的鉛筆盒。

 

「不管馬卡欽──聽──話──」他硬是把大型犬拖出家門,一腳還踩進厚重的雪裡拔不出來,「唉呦好麻煩妳乖一點啦!」

百般波折他終於到了校門口,堪比上戰場一般的步入校園。

 

久違的上學體驗並不算太糟。

女孩子們聚在中庭的角落欣賞新來的轉學生,男孩子堵在籃球場的邊緣議論紛紛,就算是學生身分,維克托‧尼基福洛夫也有十足的話題性。

他仍然被愛,也許。

他能夠明顯感受到熾熱的視線幾乎要灼傷他的臉或乾脆射穿他的腦袋,他不知道那些女孩子是對他的臉還是頭髮有意見。

 

總地來說就是平平吧,平平就好。

他很高興自己不到一天的時間就成了平凡人,被平凡地愛著、被膚淺地愛著。

隨便他們是喜歡自己哪一點都好。

隨便。

 

他試著去和本來把他造神化的男同學們搭話,陪著打球、最重要的是傳授幾招”與人來往”的技巧(他都不說其實臉決定了一大部分),混著混著也熟得差不多了。

 

他收到了朋友的生日會邀請函。

隱約感覺得到是衝著自己的人脈才被邀請的,不過正因如此難以推辭,維克托想:反正他家很有錢有很多好玩的。

 

許是剛好,電視上開始重播維克托以前比賽的映相,一群人圍著電視嚷嚷著,他們看著維克托的臉上有隱約的嘲諷,在冰上如妖精絢麗起舞的他像個小丑,他精心設計的每個動作像是雜耍的戲法。

維克托唯獨受不了這樣。

無關自尊,單純只是被凍傷的靈魂起了咬嚙性的疹子一樣受不了。

 

「我最喜歡是維克托,嗯……那個、尼基福洛夫選手!」

他已經十六歲了,分辨得清楚什麼是真心、什麼是言不由衷。

 

他聽到心音擴大到胸口表層,他正在心跳加速。

「那麼勇利、如果有機會跟維克托在賽場上競技,你會對他說什麼呢?」

「……應該是謝、謝謝!」白胖胖的亞裔男孩一下刷紅了臉,「是維克托讓我走上這條路的,雖然已經有一段時間沒有他的消息了,可是他如果回來的話我一定會繼續支持他的……」

 

哭了?剛剛那是哭了吧絕對是哭了絕對不是故意打哈欠掩飾過去的吧……!

要死了,怎麼有這種愛他愛得要命的粉絲。

 

「所以……快、快回來嘛。」

似乎也沒有料想到自己會突然情緒失控,勇利擦擦眼角,伸手去擋住鏡頭。

 

「我想你。」

 

節目轉進廣告以前,男孩無聲地做了一個嘴型。

那是俄文、要命……。

 

“長谷津,新秀!ICE CASTLE探秘中!”

 

YURI,他叫YURI?

維克托開始考慮起幫小師弟取個新綽號了。

 

 

「Coach,你還缺學生嗎。」

十六歲的男孩抱起他的小豬撲滿,聽著裏頭鈴鈴噹噹的聲音心裡非常滿足,這些錢起碼夠付三個禮拜的學費了。

 

不管怎樣,他要回去。

 

「不缺。」

「欸──────」

 

「我缺國家代表隊選手。」

 

維克托綁起他如瀑的銀色長髮,再一次、再一次的往帝王之路走去。

 

*

 

「你始終不告訴我你消失的兩個禮拜是去哪兒了。」

「喔親愛的,那不太重要。」

「我為了那件事哭了!哭了耶!」

「我知道,我都知道,所以我來補償你了嘛。」

 

你的千日等待,會換來我的一生。

而我卻覺得還有些不公。

能否把我生生世世,都賠在勝生勇利身上?

FIN.

沒頭沒腦的寫了個小短篇><還是好喜歡他們喔QQQQQ
偷偷的說一下,如果我和  @台台at人生大爆炸 認真上工的話就會在五月弄出個合本。
如果啦(笑)


评论(8)
热度(73)

© 佐久間花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