佐久間花明

佐久間花明
Sakuma Hanakiraa

花明 / hana 稱呼隨意

維勇末期。
奧尤ATM。

活在教練的股間和總裁的防風鏡上。

LOF轉載請務必告知我,請不要讓我一直提醒><
其餘網站不開放,嚴禁商業利用

【維勇/奧尤】究責的愚人vs.寡言的智者

*維勇結婚了但奧尤還沒交往,雙向暗戀,所以就各種你猜我猜

*大家在日本都有房子

*俗話說醜人多作怪所以這是個適合我出來放飛的季節,我還不趕緊寫一寫。


究責的愚人vs.寡言的智者

00

尤里‧普利賽提聲嘶力竭地尖叫:「天啊……噢不…貝卡、你過來!你得去看醫生……現在馬上!你會沒事的!然後……我要讓豬排飯付出代價!!!等著瞧吧!!!」

 

愚人將對智者進行急救,刻不容緩,用他不怎麼精明的醫術。

 

01

勇利很是驚訝,當他揉揉充滿血絲的雙眼去抵禦手機屏幕的強光時,還得去注意不能吵醒枕邊的睡美男,他確認手中的電子產品是靜音之後就放心滑開。熱呼呼的,來自摯友的摯友的訊息在他眼前沸騰──和他此刻的心情相同。

 

勝生勇利當上教練的那一天真的來了,他熱淚盈眶的收拾著行囊,吻吻隔壁的愛人向他娓娓說道:「維洽……我真是為了今天而活的……維洽…」

他深愛著的男人嘴中嚷嚷著夢囈,笑得很英俊且俏皮、捲起勇利已經用不到的被子縮成一團繭狀體。

 

「小豬豬……好好吃啊。」

步出門外的身影頓了一會兒回首,有點懊惱剛洗好的床單究竟是乾了沒有。

 

02

他們相約在車站,一個哈薩克男人、一個日本男人,背著空空如也的大袋子。

要不是日本青年長得太純真可愛恐怕路過的民眾都要去警局報警抓現行毒販了。

勇利自包包裡抽出一卷地圖,利用著九州的大好天氣打光,那看起來像張藏寶圖……太像了,上頭有好幾個紅色的叉叉、各式各樣由勝生船長親身規劃的航線,奧塔別克彷彿吃了顆定心丸,暗暗讚嘆自己真的沒有跟錯人。

 

這世界……沒錯!一個追求自由任憑選擇的世界,就在我們的眼前無限地延伸,如果我們的夢想可以引導你的方向的話,就去追尋吧!在名為信念的旗幟下!”(*1) 這段話在他心底無限擴大,響了又響。

 

「謝謝您,勝生先生。」聽完勇利的解說和指導,英雄真覺得自己獲益良多,就像從新手村剛出來就遇到貴人撿到金色裝備那種獲益良多。

而被感謝的貴人轉過來朝他眨了眨紅棕色的好看眼睛:「不謝呀,我超級開心的喔。」

 

盛夏晴天,是最最最適合大冒險的日子了!勇利刷著SUICA卡小跳步地進站。

他和奧塔別克都笑了,分別捏緊了自己的錢包,走向月台。

 

「失敗的人找藉口,成功的人找方法。」智者奉行為圭臬、時時實踐。

 

03

「感謝上帝感謝祂的恩典你終於接電話了,勇利失蹤啦我的寶貝不見啦誰偷走他啦嗚嗚嗚……我給他打了快三百通電話!!!該不該報警!!!我的天我要死了噢不我的達令……」

「死老頭你消停點行麼,他跟我們家的在一起。」

維克托瞪大了眼睛,連忙質問尤里知不知道他剛剛說了什麼,這可是一等一不能開玩笑的大事,如果他等等聽完尤里的解釋還能呼吸的話他鐵定是要寫在”尼基福洛夫傳奇的一生”這本自傳裡的。

 

「而且好像不是今天才開始,」尤里咀嚼著他幫自己炸好的皮羅什基,「我不懷疑貝卡會幹出什麼勾當,我只需要確認他平安無事。」

「不是吧!!!他在……噢我死也不要講這個詞,」尤里可以想見對方眼眶噙淚的可憐模樣,「你的、貝卡、正在、走出、鐵軌。

「見鬼啦,我們連軌道都還沒上去,」尤里噘嘴嘖嘖道,「他只是跟我說該死的你好我們做個朋友吧好不好我們真的很相像,然後動不動就來找我吃飯動不動就擅自通知我他現在在幹嘛……好吧,我很累了,饒了我吧,我不玩愛情遊戲。」

「看來太太您怨念值也很高嘛,」維克托一反方才玩味地說,「但你真的好傻,奧塔別克好像很喜歡這味,啊……有插播、先斷了?」

 

「真巧,我也是。」

 

巧合不只有他們煩躁的、粗暴的掛掉通訊的方法,還有他們接到電話時的詫異表情。

 

偶然與必然,你相信哪一個?

 

04

奧塔別克如今有體悟,如果說他之前叫做如臨大敵,現在就是四面楚歌。

每個圈子總有那麼幾位男神女神魅力不可小覷,迷弟迷妹癡情滿天下。

 

比如維克托‧尼基福洛夫。

比如尤里‧普利賽提。

 

衛冕男神與新進男神,堪稱花滑雙璧,銀盤閃爍兩顆星、少年眼中兩朵花。

 

「看來提早發售的消息走漏了,」勇利左掌心搓著右掌心,站在池袋animate前的排隊人群裡聲聲慨歎,「不過別擔心,我已經先行預約了,只是來碰碰手氣。」

「?」奧塔別克誠懇地望著他,打從心底困惑。

「啊啊,奧塔不知道嗎,就有點像是預購之類的,」勇利很有耐心地替他解答,「今天只是來搶著抽限量版吊飾,有Agape款的喔。」

 

大神啊。奧塔別克‧阿爾京決定以後都要往勝生烏托邦的方位固定朝拜。

 

他已經和勝生勇利搭新幹線繞了一整天,兩個人的包包裡裝的都是四處跑東跑西的戰利品,勇利滿意的說這才算是英雄的「初征」,之前那些醜陋的戰績必須一筆勾銷。

 

迷弟蠻橫起來是不能講道理的,奧塔別克看著在候車區睡著的勇利和他緊緊揣著懷中戰果的幸福模樣不禁失笑,原來就是這個樣子的啊。

 

原來喜歡他,就會不想錯過他的全部。

原來喜歡他,就會想方設法去親近他的好與不好。

原來喜歡他,就算原本是愚笨的人,也會盡量在愛情上耍些無傷大雅的小伎倆,變得越來……越聰明……?

 

智者有些困惑了,這種感情如果沒有被認可,不是顯得很可悲嗎………

 

05

 

「噓、噓勇利………哈嗯、嗯嗯……」維克托的眼眸染上一層水光,放肆地把勇利拉到玄關去擁吻,「你真壞、我是你老公耶。」

「對不起嘛……」勇利兩根食指對著戳呀戳,「壞習慣了,改不掉,哈哈哈…你別生氣別去撕我好不容易拗來的海報啊啊啊啊!!!」

 

06

「呦……晚安,貝卡。」

「尤拉……」

「不請我進去坐坐嗎?」

可惜的是,大神並沒有告訴他掩飾感情的方法,也沒有告訴他自己這方面的技能點是零。

 

07

他們從沒有這麼沉默過,對坐在沙發上喝著可可一語不發。

「所以,和豬排飯在一起好玩嗎?」

奧塔別克微怔,良久沒有回答。

「不好玩……?你們在一起的時候發生了什麼?」尤里的眼神很閃躲,奧塔別克直覺苗頭不對。

「我、不是……尤拉你誤會我了!!!我告訴你我和勝生先生並非……」

「你們今天不是在一起嗎……還是說你騙我啊……不是吧,我們不是朋友嗎!討厭鬼!!」

那個櫃子,不可以,打開的話──打開的話──

「不行!!!」

 

尤里想要掙脫奧塔別克,卻不小心撞開了身後桃花心木製的儲藏櫃。

 

“您好這裡是大阪店。恭喜!上次和您合作的抱枕和被單組已經完售了,而且限量款的半裸款很早就被抽走了……完全在我們的意料之外……”

“您好這裡是六本木店,還記得您為本店拍攝的SP海報嗎?那位客人和另一位客人很快就超出本店的預計贈送額度了……”

“您好這裡是……”

“告訴您一個大好消息……”

 

「尤拉,對不起。」

 

08

尤里‧普利賽提聲嘶力竭地尖叫:「天啊……噢不…貝卡、你過來!你得去看醫生……現在馬上!你會沒事的!然後……我要讓豬排飯付出代價!!!等著瞧吧!!!」

「不要緊張,」奧塔別克把臉埋進手掌裡悶悶地說,「但我覺得我病了……對你……當作沒聽到吧,那些東西我等等就會處理掉。」

「不是啦大笨蛋!」尤里上前去把他的手抽開,直直地盯著對方認真說道,「豬排飯喜歡老頭子……所以會買那些東西,但那也不過是一種心靈上的滿足而已。他跟你不一樣,他已經擁有維克托了。」

「所以……我想把你治好,如果你需要我、我『本人』的話,尤里‧普利賽提一直都在。」

 

奧塔別克湊近他們的距離,親暱地蹭蹭他的鼻尖。

「所以說,我真的是個無藥可醫的愚人呢。」

 

FIN.


註:海賊王開場白


我是誰我在哪裡
大家愚人節快樂
再見

最近twitter上那張奧塔別克很廚尤里買一堆周邊的悶騷迷弟樣子發想
吼我真的是  很愛他

评论(4)
热度(42)
  1. 维勇Yuri佐久間花明 转载了此文字

© 佐久間花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