佐久間花明

佐久間花明
Sakuma Hanakiraa

花明 / hana 稱呼隨意

維勇末期。
奧尤ATM。

活在教練的股間和總裁的防風鏡上。

LOF轉載請務必告知我,請不要讓我一直提醒><
其餘網站不開放,嚴禁商業利用

【 ACCA/格利格】岩と花

◆ 前陣子忙,最近才有空追番。花明也終於看完阿卡了!
◆ 這部的CP吃的很雜,總之先放個短打試水溫><
◆ 這次是長官組!

岩と花 

★古洛修拉x李李烏姆x古洛修拉(文中使用此譯名)
★R15

 

    

     “我們可是,一直對立的,水火不容的——情人哦。”


 

       那個甜膩到令人耳根發軟的嗓音纏綿在耳畔,古洛修拉想,天殺的要是我真的能發自內心恨你就好了。

      他發狠地扯過大半的棉被,讓那稍深的膚色暴露於滿月的月輝之下。

      自己的臉鐵定是慘白的。

 

      「好紅、你好紅,你看……。」

      也不瞧瞧你正在對我的身體做什麼啊。

      我真恨死你了,李李烏姆,你給我滾出我的心,混帳。

 

 

      古洛修拉直到今日都認為李李烏姆並不是會被慾念牽著鼻子走的蠢蛋。

      利慾薰心、短視近利,這些下流的詞彙都和這個男人扯不上邊,他過分聰明,且還有點熟年男子不該殘存的天真及俏皮,及異於常人敏銳的感官。

 

      花朵區。

      他活在這浪漫、極端開朗、情緒充沛的國都,那兒曾控制整個多瓦王國的石油供給,壟斷了所有高級資源的進出口,幾乎佔盡地利之便。

      相較之下天文區那時可真是悲慘的不忍再看。

 

      李李烏姆不在乎那些,他只是剛好在一個天賜良機的時刻,來到這裡、滲透這裡、統治這裡。

      他不在乎。

 

      是古洛修拉自己一頭熱地在乎。

      為何塵埃落定後,你還願留駐他處。

      告訴我,李李烏姆。

 

 

      「長官、呃,我是說古洛修拉先生。」

      「抱歉,總部長,我剛剛走神了?」

      「也不是啦,您剛進門時提醒我,三點有約,現在是一點十分——從這裡到花朵、」靛紫髮色的美人幾不可見地蹙眉,「總之,班機已經替您安排,只是需要您腳步加快。」

 

      「勞煩了。」

      「——ACCA祝您一路順風。」

      反正我也搞不懂老男人談情說愛的方式,莫芙在欠身鞠躬時淺淺地笑了,就乾脆為您做到這份上了。

 

 

      「修拉……古洛修拉…嗯…嗯啊、」

      「你現在還覺得兩個人一起泡玫瑰浴有情趣了?」

      「不知道、很、很熱。」

      這把老骨頭不能再玩這種耗體力的把戲了,況且他很環保節約,不想弄髒上好的洗澡水,好在以前經歷過的負重測試能讓他把李李烏姆抱在懷裡。

 

      那種很不堪、很不堪的公主抱姿態。

 

      「噓。」

       懷中人兒身上全是精油味,他垂下頭吻上仍濕潤的唇瓣,吸吮、啃咬,直到有些嫣紅從唇上的紋理流出。

 

      「你要這樣……報復我?」

      「給我閉嘴。」

 

       古洛修拉是一個充滿疼痛的人,正因如此,不管被他弄得多痛,那都被李李烏姆視作一種理所當然的分擔而被概括承受。

       「開花了。」

       他張口啃著自己的脖頸時,會不時抬頭去期盼自己痛苦的表情——李李烏姆知道。

       那剎那他眼角的紋路和額上的線條是最性感的。

       「我要更多,古洛修拉。」

       岩石跟冰不一樣,不會因為你對我熱情、給我溫暖就融解。

       要遮住岩石的醜陋、難堪、瘡疤,就在上頭綻放花朵吧。

      你可是最了解這點的人,親愛的罪人。

 

      「樂意之至。」

 

 

       看來他還是比較喜歡我強勢點,李李烏姆放開手中沉甸甸的重量,對方滿意的輕哼撓在他心尖。

 

       「記住……修拉。」

       他舔去那白皙胸膛上所有的汗珠。

 

 

        「我們都是惡人,惡人相愛,只為天下太平。」

       那是你一直期待的、秩序、和平、安定。

 

       我愛你。

       而天下終將太平。



END.

评论
热度(12)
  1. 江傲佐久間花明 转载了此文字

© 佐久間花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