佐久間花明

佐久間花明
Sakuma Hanakiraa

花明 / hana 稱呼隨意

維勇末期。
奧尤ATM。

活在教練的股間和總裁的防風鏡上。

LOF轉載請務必告知我,請不要讓我一直提醒><
其餘網站不開放,嚴禁商業利用

【奧塔別克中心向】Dear,You Are So So Phenomenal

▽ ICE4無料配布第二篇
▽奧塔別克中心向無CP
▽含過去背景捏造
▽BGM:朴樹〈平凡之路〉


Dear,You Are So So Phenomenal 摯愛的你是如此非凡

   「說真的,沒有人像你一樣固執吧?團、長。」把沖好的曼巴推向對桌,一頭染得浮誇的粉髮和過於顯眼的銀製耳墜在他的眼界裡搖來晃去,他接過熱騰騰的飲品,小啜了一口。太酸澀了,他無奈地嗯了一聲。

   「好喝,還是不好喝?要我以後這麼做可沒有機會了哦。」不知是調侃或是善意的詢問,不過並沒有被回覆,問題就懸在那兒——興許、沒有辦法界定吧,從被贈與方的角度思考,是應該感謝且讚美的,但實際上,事物的本質也不是那麼美好,璀璨發亮得值得他開口給予鼓勵。

   「嗯,好喝,謝了。」

   跟自己一樣啊,摘下耳機,半完成的混音音軌還在持續波動,他起身,伸了個懶腰讓筋骨舒展,長期以來沒有變動的坐姿使他的肌肉酸痛,兩眼都有密集的血絲軋著,好幾次他把視線望向螢幕以外的地方,都有些詭異且扭曲的銀色線條在空中飄浮,一會兒過去就消失了。那是用眼過度的前兆。長時間的監聽音樂也讓他的耳朵發熱發痛,耳骨被包覆擠壓的不適感其實一直困擾著他。

   跟自己一樣啊,這杯咖啡,應該還是個善良的東西。

   他淺淺拉開一笑,將門口的門牌翻了過來——CLOSED

    海報上的笑顏仍意氣風發地宣揚著曾經的輝煌年代,闔眼之後彷彿依舊可以想像樂音在這個小小的屋子優美地流動,最後引領他們走上幾乎是當初意想不到的舞台。一切,都來得那麼猝不及防。似於當年他不願意和同齡的小學員一樣勤練芭蕾增加柔軟度,而是開拓屬於自己的硬派風格,無論是好是壞,都已經成為了構成自己的一部分。他可以狂野,能夠是粉絲們心目中那閃爍的搖滾王子;可以沉穩,私底下的他確實不善社交,也沉默寡言。

    奧塔別克.阿爾京,在他十六歲那年,離開了原本常駐的酒吧、解散了當年已經漸漸衰落、卻也曾紅極一時的地下樂團。

    那能夠淹沒哀傷的熱情、那能撫慰人心的旋律,從此,只有在另一邊的世界才得以望見。

×

    追逐。奧塔別克窮極一生都在追逐。他習慣了哈薩克匱乏而單調的夜,那經常黑得可怕、闐寂而沒有生氣,靜靜地、只是靜靜地鋪天蓋地襲來,他也慣於在日光褪去之後沒入深黑裡人工的燈紅酒綠,讓感官只不過是陶醉於這表象的喧嘩之中。

    但他幼年時那道無比純淨的光芒從沒有於他的意識裡抹去。

    人若需要前進,是不可能背負著過來的全部,一步、一步的逶迤前進,有些珍貴的、不捨的,到了那個時間點仍舊要把他擱置、放棄、遺忘,才會有新的邂逅、新的際遇、新的生活。

    奧塔別克是這樣想的,他自詡不是一個念舊的人,但過往那些美好的回憶不可能讓他沒有一絲留戀,但他倘若背負英雄之名、有國家的責任、有選手的光環——那麼他就必須去追尋他的終極、與最後想要謝幕的舞台。

徘徊著的 在路上的 你要走嗎
易碎的 驕傲著 那也曾是我的模樣
沸騰著的 不安著的 你要去哪
謎一樣的 沉默著的 故事你真的 在聽嗎

    當那黚色的瞳掃過場邊的所有觀眾、並且得到他所悉知的掌聲,他的血液久違地奔騰在血管中,快意麻利地竄過每一根神經,不僅是那一顆驕陽認同的注視,還有闊別而重逢的緊張、不安、焦慮和興奮。

    還有那些始終守候的人,每個沒有從他生命裡被鏽蝕、被拋落的靈魂。

    「曼巴,還是藍山?」

    「嘛——是你沖的、都好。」奧塔別克回覆著賽後寄來手機的第一封簡訊,由衷愛著這構築他的全部、全部。


END.

恭喜我的  @墓地_今天也在玩耍 墓地寶寶成功戰勝高考! 很高興可以因為yuri這部作品認識你,和你變成朋友,甚至寫了交換卡片聊了那麼多,在備考的時候也受你很多鼓勵,總之你的選擇一定會是最好的:)


另外我消失了那麼久真的很抱歉TT這兩個禮拜我在義大利四處奔波(欸不)今天終於回國了,之後就會好好更新啦愛所有寶寶們>////<

评论(1)
热度(12)

© 佐久間花明 | Powered by LOFTER